翘臀小美女玉乳丰臀修长美腿极致诱惑个人写真

听着我带着哭腔的声音,唐富贵笑着的脸忽然僵住,转而用严肃的口吻对我说:“小笙,怎么了?叔叔还能害你吗?叔叔就是帮你检查下身体,确定下你病好了没有!” 我刚想再问他检查身体不是该去医院吗,唐富贵却已经开口:“这是常规检查,小笙不要动就好了!乖啦!检查完叔叔给你买好吃的巧克力怎么样?” 听见巧克力,我心动了一下,那种味道有点怪但很好吃的东西很能吸引我。更重要的是,唐富贵的确没有对我打骂或者其他什么的情况,这让我对他的戒心减弱了不少。 https://www.wanpu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442.jpg 趁着我犹豫的功夫,唐富贵已经很迅速地把我的上衣脱掉了,用手在我身上四处乱摸乱按,时不时问上一句疼不疼之类的话。 多年以后,当我已经经历了诸多世故后,想起那天晚上,我还是忍不住的恶心。或许我该庆幸,庆幸自己什么都不懂,所以没有留下太深的阴影,庆幸自己之前的经历,让自己懂得了隐忍和妥协,没有因此去做什么愚蠢的争辩。 不管怎么样,最后我还是留下了,虽然要付出些代价,但至少我的生活可以过得安稳舒适,这就够了。 之后的几天里,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唐莫宁回来后开始变得对我更加冷漠,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厌恶。 有好几次,只是一点点事情没有做好,被唐莫宁看在眼里后就是不断的冷嘲热讽。 不过好在唐富贵对我的态度也有了变化,较比起以前的若即若离,他似乎对我更加热情,有时候我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他才是我的父亲。 不过美好总是短暂的,就在我沉浸在现有的生活,幻想着自己会一直活在这种生活里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唐富贵早早地就叫醒了我,然后急匆匆对着昏昏沉沉的我说:“赶紧收拾一下,等下叔叔要带你去做下体检!” 那时候的我对于体检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既然是唐富贵要求的,我也只得照做,毕竟在我的认知里,他应该是不会害我的。 走到门口时,唐莫宁皱着眉头看着被牵着出来的我,那阴郁的神情让我觉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干嘛带上她?”,就在我马上就要上车的时候,唐莫宁忽然开口,语气中透着无尽的寒意。 唐富贵似乎也懒得过多解释,推了我一把,把我“塞”进车里之后,关上了车门:“带她去做个体检!” 透过后视镜,我可以看到唐莫宁脸上的表情明显带着不满,不等我开口,他就喊了起来:“我还赶着去上学呢,你拉上她不是累赘吗?”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虽然知道唐莫宁对我没有好感,恨不得把我赶出去才好,但用这样牵强的理由来阻止我同行,还真的让我有些意想不到。 好在我早就习惯了逆来顺受,对于唐莫宁的话我也没太在意,只是低着头,坐在后排一言不发。 像是嗅到了我的不安和无奈,见唐富贵没有让我下车的意思,唐莫宁忽然把声音提高了一倍,大声地说:“让她下车!” 唐富贵依旧没有理他,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点火,挂挡,发动车子,不过唐莫宁却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 他再一次喊了出来,有些声嘶力竭:“我说让她下车!” 这一次唐富贵有点不耐烦了,他微微侧头,看了唐莫宁一眼,但还是没开口。 唐莫宁有些急了,当然,他也可能是恼了,原本还背着书包稳稳坐着的他忽然伸手,去抢唐富贵的方向盘。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唐富贵有些慌了,他一把推开了手刚刚搭上方向盘的唐莫宁,不过因为车内空间狭隘,唐莫宁很快就又凑过来了。 看着前边两个人的争夺,感受着车子晃来晃去的摆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就那么讨厌我吗?为了让我下车居然连命都不要了,我究竟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心里想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不过我却不敢出声,把头死命向下低,不断用手擦着眼泪。 没一会儿车子终于恢复了稳定,两个人的“斗争”最终还是以唐富贵的妥协而告终。 停下车子,唐富贵有点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叔叔先去送你莫宁哥哥,你拿着这个,去对面的情迷夜总会等叔叔,把这个给老板或者服务生,他们都会给你安排地方休息的!” 说着,唐富贵抽出一张名片,在上面写了一会儿,然后递给了我,也不管我是否认识他说的那几个字,直接就把我丢下车离开了。 车子发动时,我还隐约听见唐莫宁不满的声音:“谁是她哥哥,你以后别把我和那个臭丫头扯到一起!”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