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啊啊再深点小玲和她的公 熟悉的捻着她的小核

许小倩想跟玲姐解释,可她又不懂得如何解释,反而是越解释越糟,我哼了一声道:“好啦,这没你的事情,你先走吧!” 许小倩看到我生气的样子,缩了缩脑袋:“哦,那我先走了。” https://www.wanpu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441.jpg 她一走就留下我跟玲姐一起在客厅里面。 我看着玲姐蜷缩在沙发上,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舔着脸上去推了推她道:“玲姐,咋啦,吃醋了吗?” 玲姐一听立马哼声道:“我吃什么醋呀,我都结婚的人了。” “那你生气什么呀!”我坐到了玲姐身边道。 “我……”玲姐一时语塞,看了我一眼,干脆耍无赖道:“我就是看到你们那样心里不舒服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点了点头,从身后把玲姐搂入怀里道:“我玲姐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玲姐狠狠掐了我大腿一把。 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只要玲姐开心就好,过了一会玲姐没那么生气了,转头对我道:“小六,你怎么那么控制不住自己呀,你说你把…把我闺蜜办了[办了],我跟她老公也熟悉着,你以后让我怎么去见人家呀!” “我没有办[办]呀!”我贴着玲姐,忽然大胆的挺挺腰,在玲姐耳边轻声:“玲姐,我要是上了的话,还会有这么大反应吗?” 玲姐刚才没注意听见我的话,低头一看俏脸当即浮起一阵红晕,白了我一眼道:“色狼。” 不过并没有推开我,我顺势紧紧的搂住玲姐道:“玲姐,其实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没办[办]她,就是帮她针灸催乳啦。” 玲姐又是瞪了我一眼:“你骗谁呢?玲姐我都是孩子妈了,你还没结婚还想骗我。” 我苦涩笑道:“玲姐,我说的是真的。” 见玲姐不信,我只好把自己治疗的方法说了,还有其中的各种原因解释了一遍。 见玲姐不懂,我皱了皱眉头道:“玲姐,简单点说吧,就上次我帮你,你不是反应也很大吗?而且利用摩擦针灸治疗,打通血脉,会比那更快更舒服,所以许小倩才抱着我,谁知道刚好被你看到啦。” “真的那么舒服?”玲姐不由瞪起眼睛,一脸不信任的看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就看到玲姐一双眼睛充满着渴望的色彩,不由一愣,难道说玲姐还想试一试那种滋味不成。 我正想问玲姐,哇…… 睡在里头的孩子哭了,玲姐连忙起来去抱她,我一阵郁闷,这啥时候哭不行,偏这个时候哭。 我去看了看,玲姐正在给孩子喂母乳,也不好意思偷看,跟玲姐打了一声招呼,跟她说先回去店里头。 玲姐点了点头道:“那你晚上过来吃饭。” “嗯,好。”我点了点头就先走了。 一路闲逛着回去,走到隔壁街就看到一家产后修复中心正在装修着。 在我隔壁街开店。 我缩了缩眉头,这同行本事冤家,看着正在装修,我就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大屁股女人背对着在那边指挥着装修,不用想了,她肯定是老板娘。 “你好。”我礼貌的喊了一声。 她立马转头过来,飘逸的头发甩过,我立马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 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那性感的娇躯,长发之下那性感的小脸蛋透着一股妩媚的气息,那低领之下的风景,令人移不开视线。 她看到我的目光,黛眉微微一蹙,显得有几分不悦。 我这才反应过来,尴尬一笑,随口道:“装修呀,我是隔壁街的。” “哦。”说完,她打量了我一眼,继续去指挥装修压根没理我。 我自讨了个没趣,看了看店里头设备,好像都要比我那边先进,装修也比我那边好,这是要抢我生意的节奏呀! 当然生意各做各的。 要想做好各凭本事,人家不理我,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套近乎,直接回了自己店里,看着自己店里头要跟她那边对比一下还真够寒酸的,不过自己也不在乎。 我在催乳师行业立足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 谁高谁低,到时候谁赚的钱比一比不就知道了,我倒是对她那肥臀挺感兴趣的,还有那胸,她能开这店,估计自己也是催乳师吧,能有这么好的胸也是正常。 只是自己就不知道有没有幸摸到了。 下午没啥生意,就几个人来买了一些通乳器的小玩意,我就在那边继续研究自己的针灸术,毕竟中医太过于博大精深了,怎么研究都不会透的,有人跟我抢饭碗了,我必须加强一下针灸治疗手法,这样才会有优势。 只是刚研究到一半,就有人加我微信了。 我以为是生意上门了,加进去之后才发现是许小倩,心凉了一半。 虽然许小倩很美,很漂亮。 但就她那脾气自己不喜欢,自然也不愿意宠着她,但怎么说都是玲姐的闺蜜,我也没晾着她,闲聊了几句,原来许小倩是来谢谢我的,她说她有母乳了。 而且胸要比之前软多了,自己摸的都舒服。 我不由笑道:“那不是废话吗?也不看我是谁,专业催乳师。” “谢谢你。”许小倩再次回复了一句谢谢,后面还加了个娇羞的表情,我不知道啥意思也没理会,也没去理会,只是回想到玲姐,心里头不禁有些酸楚。 毕竟她都结婚了,可我就忍不住想她,哪怕这刚分开一会,也想着看到她,在店里头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着下午估计也没什么人,索性把门一关,先去玲姐家里。 玲姐开门见着我,惊讶道:“六子,怎么这么早呢?我这刚准备煮饭呢?” “店里没啥人,我这不就先来了吗?”我笑了笑,还瞄了瞄玲姐,虽然只有一会没见,我却发觉她似乎变得更漂亮,特别此时她围着围裙,更有着一股贤妻良母的味道。 看得我有些出神,忍不住道:“玲姐,你真美。” 玲姐白了我一眼:“就你嘴巴甜,都二十几年了,我也没见你说过我美。” 听到玲姐这话,我也有些不悦道:“那谁知道你会突然结婚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