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炒菜他也在下面舔 姐夫那坚挺的地方令我欲罢不能

接到电话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精神都崩溃了。

是老家的某个亲戚打来的,我爹娘在去银行的路上出了车祸。他们是去给我给我打生活费的。

学校才刚开学,我顾不得学校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匆匆买票回了乡下。一路上整个人的意识都是飘忽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的一系列事情。我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个行尸走肉一般。

我爹娘都是农民,加上我娘身体不好,借了很多钱看病,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都比较紧张。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操办丧事,又基本用光了家里的积蓄。

刚办了丧事,没过头七,就有人来找我催债了,当初给我娘看病借的钱,父债子偿,这是天经地义。他们语气凶狠地告诉我,如果我还不了钱,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当我打算向周围的亲戚求助时,才感觉到了人心的冷暖,我发现亲戚邻居们都仿佛躲避瘟神一般躲着我……这也难怪,本来我家里还欠着钱,加上我又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谁会敢帮我呢?

我的人生彻底陷入了一片黯淡之中,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我才十九岁,大学刚读了半年,难道要就此离开我向往已久的大学校园,然后找一份工作,去打工还债吗?

如果这样的话,我父母辛辛苦苦供我读书,花费的心血,岂不是毁于一旦……

回到学校后,连宿舍的人也都跟我保持着一定距离,我明白,他们是生怕我开口向他们借钱。不过,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几天,当我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从学校搬出去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电话那端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我本以为又是什么催债的,可一问后得知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哥,每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见面的一个亲戚家的。这让我有些意外。

令我感到诧异的是,他并不是来慰问的,几乎没有什么太多客套话,然后直截了当地问我,有一份工作,我有没有兴趣做。

正当我打算问是什么工作的时候,他又立即向我补充说,这份工作的工资非常高。

鬼使神差地,我就开口问他:每个月大概多少钱?

最少五位数。他用一种略带的语气向我说道。

我当时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五位数,我爸妈一年的收入加起来,也就刚刚勉强到这个水平而已……这究竟是什么工作,能让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大学生就可以赚这么多钱?

联想到这个表哥的语气一直让我觉得有些鬼祟,我立即就警惕了起来。不会是什么违法犯罪的工作吧!现在听说什么大学生贩毒之类的非常盛行。

我立即向远房表哥表达了我的忧虑,谁知一听这话,表哥就轻蔑地笑出了声,他说道:这个你就放心吧。违法的事,你不敢干,你表哥我也不敢。

然后他告诉我,是在他朋友的夜场里做服务生。

我听了以后顿时惊呆了。原来在夜场里做服务生这么赚钱,这可比我周末在饭店后厨帮工要赚的多得多!

说起来这个表哥,我已经好几年过年都没见到他了,家里人都说他在外面赚大钱,今天才算明白,果然他在社会上混的很开。

但是夜场这个词还是让我觉得有些忧虑,从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那种地方,不是什么正经人去的。到那里工作,恐怕虽然不违法,但是……

表哥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开口说道:放心,关于那种事情的话,只要你不想,事情就不会发展到你想象的那种地步去,不过,赚多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本来我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听了他这话以后,一口答应。就这么着,我成了丽都KTV的一个服务生。刚上班第一天,我见到了我的表哥,他领着我去见了经理。经理姓崔,是个梳着大背头的胖男人,一看就很油滑的家伙。看到我以后,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经常带着一种令人厌恶的笑容,我觉得浑身不舒服,但是一想到那么高的薪酬,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他跟我表哥在一边嘀咕了几句,不知道在说什么,完事之后,经理走过来,清了清嗓子,向我开口道:愿意在我们工作吗?

我赶紧点头,说道:愿意啊,当然了。我觉得这简直是明知故问,他就是摆摆架子。

又说了一些什么在这里工作要勤快,上心,客人就是上帝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我客客气气地应付着,忽然间,他换了副严肃地面容,向我强调道:

一定要记住,客人的所有要求,你都要满足,知道吗?如果客人没服侍好,那就是你的失责,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懂吗。

我被他这语气吓到了,愣愣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表哥,表哥有些着急地给我打眼色,我才慌忙点头道:嗯嗯……是,经理,我知道了。

经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离开了,走之前还跟表哥说了句什么,表哥立即乐的喜逐颜开的。让我觉得有点奇怪。

经理走了之后,表哥收起欢喜的表情,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对我说道:那个,唐宇啊,在这里有什么事一定要听你经理的,知道吗?

我点头说知道了。接着,他掏出两千块钱塞给我,说这是给我装身的,他说知道我现在过得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尽管给他提。

我心里顿时感动至极,没想到多年未见的表哥竟然对我如此照顾,比那些亲戚有人情味多了,当时我就泪光泛出来了,我说谢谢表哥。我一定会努力的。我心里暗暗赌誓,一定要好好工作,不能给表哥出岔子。

这个工作只有每天晚上才上班,刚好我白天要上课,时间正合适。虽然没有节假日,我心想能有这样的工资,没节假日也算不得什么。

换了统一的以后,我就开始上班了。我心想,自己的生活大概是要开始新的篇章了,大概是老天开眼吧,在我最不顺的时候,又出现了贵人帮助我。我心里已经开始计划起来接下来的生活……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天上班,就出了岔子。

那天发生的事情,我至今难以忘记。

崔经理第一天就安排我去VIP的包厢服务,我欣然接受。心想这大概是托了表哥的福吧。高高兴兴就跟着去了。崔经理叫来一个看起来年龄跟我相仿的男生,说他是这边的领班,让他带我,有什么不会的就让我问他。

这个男生叫顾一峰,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大学生。他自称已经在这里干了半年多了,于是我叫他峰哥。

于是我就开始跟着峰哥一起当班,峰哥人比较好相处,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有什么活我也总是抢在前面干。不过,峰哥好像对此并不在意。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头的是每次进包厢的时候,总感觉那些客人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古怪,尤其是女客人,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意思,就仿佛是一种打量动物似的那种感觉。

然后就是在一个差不多有六七个人的豪华包厢里面,我跟峰哥把果盘放下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女客人,突然叫我们过去。

我怔了一下,马上跟着峰哥走了过去。我刚想开口说这位客人需要什么帮助吗,谁知那个女客人直接给我们俩一人塞了两千块钱,说是小费。并且用那种暧昧的目光,继续打量着我。

我就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我一天的薪水恐怕也没这么多吧?这钱真的能随便要吗?

可紧接着,峰哥却反应很自然地接过来钱,然后说了声谢谢老板。

我一看,也不好犹豫了,赶紧过去接过来,也说了一声谢谢老板。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下一秒,那个女人竟然一把攥住了我的手,柔声说道:小帅哥,长的挺嫩的嘛。

在这个距离,我才发现这个女人脸上画了浓妆,虽然妆很浓,也掩饰不住她的苍老,她的年龄至少有四十多岁了。我看着她的时候,她正用一种很暧昧的目光盯着我看,目光相对,加上她那浓重的妆容,顿时让我不寒而栗。我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一下就把手抽了回去。

我觉得十分尴尬,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那个女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冷哼一声,说道:哟,还装纯情呢?你们家的少爷还真是有意思啊。

峰哥的表情一下就变了,他赶紧过去赔着笑,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华姐,他是新来的,不懂事。一边说,一边低头哈腰的,看起来十分卑微。

我就有些诧异了,难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物吗?那个被称作华姐的女人却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顾一峰,说道:哦,你懂事是吗?那你来把这瓶啤酒干了。让我看看你有多懂事。

说着,她把一瓶满的啤酒当地放在台上。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了,没人再说话,都冷冷地看着我们。

峰哥二话没说,走过去,说道:华姐,我干了,就当我给您赔罪了。

说着,端起酒瓶就要喝,我这下看不过去了,马上冲过去说道:峰哥,我来吧……

峰哥却推开了我,没说什么,说着,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光了一整瓶啤酒!

虽说啤酒度数不高,可是就这么生生灌下去一整瓶,那滋味也是不好受的!就算是水,一下子全喝下去也很困难!喝完了以后,峰哥直接就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他把瓶口朝下,说道:华姐,我干了。

华姐表情仍然很冷淡,摆了摆手道:出去吧。

峰哥仍然赔笑说道:各位老板玩的开心点。说完,就拉着我出了包间。出去的时候,我感觉身后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出来之后,我赶紧扶着峰哥,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峰哥?

峰哥没说什么,而是直接把我拉到卫生间,关上门以后,就骂我道:怎么搞的?客人拉一下你的手你都躲?啊?装什么纯情男呢?

我怔住了,没想到峰哥的脸色变得这么快:可是……

你可是什么呀你,你到底能干这行不能?你以为来这儿真是是来端盘子来了啊?这次算你幸运,遇上的是她,我给你挡了,下回可就不一定这么轻松了!如果这事儿经理知道了,他肯定不会轻饶你的!我可警告你,别给我找麻烦!峰哥板着脸训斥道。

峰哥的话让我顿时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我并不是没脾气的人,可回想起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我又顿时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了,毕竟,峰哥代我受了罚,自己刚来就给别人添了这样的麻烦,很对不住他,于是我咬了咬牙,低头说道:对不起峰哥,我知道了。

峰哥叹了口气,说道:唉,我实话告诉你吧,能来这里的人,背景都不一般,哪个你都得罪不起!在这里工作不像在外面,你要觉得自己能干就干,不能干趁早就走为好!

我咬牙没有说话,内心的剧烈地挣扎着。被人这么直言不讳地说自己而且说的这么难听,在我这十九年的人生里,还是第一次,虽说我觉得很难堪,可我却不甘心认输!我觉得自己不是不能做,自己如果真的想做,也不会比别人差!

于是,我渐渐放低了姿态,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努力让自己学习其他那些服务生说话的样子,变得更谦卑,也更……放得开了。由此,我也渐渐了解了这个工作的性质。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陪酒卖笑的工作,我们这些男服务生,其实就是用来讨那些女客人欢心的。说白了,跟鸭子差不多。

但我太多的理由让我不得不放下尊严,还债的压力,生活的压力,以及表哥的人情,都让我没法退缩。慢慢地,我已经可以接受时不时地被女客人揩油这样的事情了,而且那样可以得到更多的小费。一晚上下来,我差不多能有上万块的收入。很快,我就交齐了自己的学费,对于同学们诧异的眼光,我表现的很淡定。他们私下的议论我也当做耳旁风,人心的冷漠已经让我看淡。这时候,我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

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渐渐让自己生活逐渐走回了正轨。当我差不多以为我已经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时候,却因为她的出现,让我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遇见她是我在这里工作了差不多两周的时候。

那天客人出奇的多,走了一波,又来一波。我们几个男侍被安排去一个包厢里陪酒,陪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我整个人都已经累的精疲力竭的,要玩骰子,喝酒,唱歌……全程还要强颜欢笑,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客人们玩累了回去睡觉了,我们还要继续工作,等待着被安排到下一个包厢陪酒……真感觉有点不是人干的活。

我在室里喝了半瓶功能饮料提了提神,这时候峰哥突然通过对讲机叫我,说经理招呼我们现在马上去莺燕厅陪客。

经理亲自吩咐,这种情况,一般就是有比较重要的客人来了。我们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地就过去了。

到了莺燕厅一看,房间里差不多坐着七八个人,有男有女,而且看起来都挺年轻的,几个女孩子穿着打扮非常艳丽,一看就是有钱人。平时里来这里找乐子的年轻女人也不少,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般的,但是下一秒,我忽然就发现,房间里最中间的那个女孩,好像有点眼熟。

紧接着我猛地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女孩……她好像是我的同班同学!

她是我们音乐系的系花,叫谢雨男。

这个女人我跟她的接触并不多,差不多只是在上课的时候见过她,她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长相出众,而且家境富裕。无数男生心中的女神,社交很广,才开学没多久,身边的男朋友就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个了……我根本没想到,她也会到这里来玩。

我顿时有些心慌了,心慌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正相反,她这样的女生根本不是我所喜欢的,我对她这种轻浮的女生无任何好感。我心慌的原因是因为我担心她会认出我来,毕竟我们是一个班的,就算我平时在班里非常低调,可是……我觉得她还是有可能认出我来。

我思索片刻,决定不能在这里呆着了,得赶紧溜出去为妙。想到这里,我趁着还没人注意我的时候,悄悄开门退出了房间。

刚一出门,就看到经理在门口站着。冷冷地看着我,问道:你要上哪去,唐宇?

我吓了一跳,但是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胆怯地开口说道:那个……经理,能不能……给我换一桌客人?主要是因为……

话刚说到一半,崔经理啪地一耳光就打在了我的脸上。

以为你是来当客人的啊?我们都是为你服务的是不?来来,你来点人,行不行?啊?崔经理恶狠狠地瞪着我,骂道。

我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从小到大没人这样骂过我,可是如今不同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我也已经逐渐学会了忍耐了。我低着头,没敢说话。

你现在马上给我进去,伺候好里面的这桌客人,稍微有半点差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见了没?崔经理继续冲我吼道。

我被骂的狗血喷头,可是我连半句反抗的话都没敢说,不仅如此还要向经理道歉。毕竟我现在已经非常依赖于这份工作了,如果离开的话,我又会回到之前那种无处可走的困境之中。

可这下就有点麻烦了,我总不能真的进去陪她们吧,这样一定会被认出来的……正当我思来想去的时候,峰哥出来了,他疑惑地问我:你咋了唐宇?怎么还不进去?

我有些为难地说道:那个……唉,里面有一个女生,是……

峰哥怔了一秒,就说道:哦,是遇到熟人了是吧。

我有些难堪地点了点头,接着峰34哥就说道:这没事,我有个面具,给你弄虍过来你戴上,就没问题了。过来我给你拿。

我一听,戴面具?这恐怕有点不靠谱吧?不过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得选择了,我只好跟着峰哥去了衣帽间,峰哥告诉我他平时遇到有熟人的时候,就戴着面具,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遇到。

我跟着他去他的柜子里取了面具。我发现这是一个百老汇歌剧的那种半脸面具,只遮着上半张脸的那种,不过这种已经足够了,我觉得如果戴上这个,在那种比较昏暗的环境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谢过峰哥之后,我就戴上了面具,跟着进了莺燕包厢。我心想,这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不被谢雨男点过来陪她就可以了。

我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男姐,你看你想让哪个过来陪你?

这个声音毕恭毕敬的,我不由自主地望过去,接着,就看到谢雨男在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我,难道她认出我来了?!我正心惊,就听得她缓缓地开口道:我要戴面具的这个。

我一下就愣住了。

诶,小子,还没听见吗?过来陪男姐喝酒。旁边那个男的立即就冲我喊道,那语气,就仿佛是在唤一个极其低下的佣人,或不如说……仿佛唤狗一般。

我怔了怔,看了一眼一旁的峰哥,他已经完全无视了我,而在一旁陪另外一个姑娘玩着骰子,他们都眉开眼笑的,仿佛我根本不存在。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心想,千万不要被认出来。

我在谢雨男的身边坐下来,她身上的香水味不刺鼻,闻着非常舒服,而且,离得近了才发现,她并没有像平时我经常接待的那些老女人那样化着很浓的妆,而是化了淡妆,显出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庞,再加上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刹那间,我不禁有些目眩神迷,这样的一个迷人的妖精,也怪不得那些男生会对她这么痴狂了!

谢雨男娴熟地把一支烟叼在嘴上,然后瞥了一眼正在发呆的我,冷冷地说道:还愣着干嘛?给姐姐把烟点上!怎么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凑过去,把烟给她点着火,一边带上我的职业性的笑容,我尽量希望自己能笑的好看点,这样小费才能多一些。

可就在我凑过去给她点着烟了之后,突然她伸手捏着我的脸蛋,冷笑着说道:小帅哥,你很眼熟啊,姐姐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黑暗中的眼睛》全文在线阅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