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老伯舔的淫叫声不断 翁熄粗大_老男人玩小姑娘

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了工厂,刚一进入更衣室的走廊,迎面便撞上了拉长孙颖,想到昨晚的尴尬场面,我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她。 然而孙颖却是一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模样,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换上工装就进车间了。 我心里稍微有点失落,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说不出来的感觉。 https://www.wanpus.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787.jpg 我走进更衣室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当我打开自己的衣柜时,却发现工装不翼而飞了。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下班后就把工装换下来,放在衣柜里的,为什么会不见了呢? “谁见到我的工装了吗?”我朝身边的工友问道。 没有人理我,他们充耳不闻,相继穿好衣服进了车间。我心中一阵失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除了孙颖我还不认识别的人,更别想别人来帮我了。 “这才第二天上班,就把工装丢了,呵呵,心真是够大的啊!” “昨天不是孙拉长亲自给你穿戴的工装吗,咋地?今天就给丢了啊,真是可惜啊!” 就在我着急得满头是汗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讽刺声。仔细一看,正是昨天在走廊里暗自议论我跟孙颖的那两个尖嘴猴腮的人。 看到二人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我瞬间明白了,我的工装肯定是被他们藏起来了。水哥曾经告诉过我,在工厂里人多心眼多,要我千万留心,没有想到,才来第一天就被人算计了。 我茫然地走出更衣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就这样离开,还是去找孙颖重新领一件。 这时候,从女更衣室走出一个女孩,她看了我一眼问:“你怎么还不去上班?” 虽然只是普通的问话,但我好像遇到知心人一样,感到一阵温暖。 看这女生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跟我同龄不多,但是长得非常漂亮浑身上下给人一股清纯可人的气息。 “我的工装丢了!”我自惭形秽地小声回答一句。 “哦!”女孩笑了笑,“正好我这有一套新的工装,可以送给你穿!” “别,你还是去车间吧,要迟到了。”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说道。 要知道电子厂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迟到一分钟一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还要扣钱。 女孩好像没有在意这个,很快便取来一套工装,递到我的手中。然后就匆匆进了车间。 看着那窈窕身影,我的内心竟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温暖,这是来到深圳之后,除了水哥之外,第二个对我的关心。 工作的时候,我开始寻找女孩的影子,她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乱看什么?不好好工作?再看滚出去。” 耳边猛然响起车间主任的声音,吓得我一个哆嗦,赶紧低下头不敢乱看了。 车间主任姓郭,我们都叫他郭主任,今年有40来岁,是个皮肤黝黑的高大汉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据说他还有黑道背景,这些传闻给他的身份带来了不小的传奇性。 我心不在焉,工作中老是出错,孙颖走来,在我耳边低声问:“怎么了?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 孙颖误以为我和她的事情。我也没法解释,无意间抬头,我看到送我工装女孩隔着两条拉,正一脸关切地看着我。 她的眼睛真好看,好像有一种磁力深深地吸引着我。 孙颖马上意识到了我的注意力,她低声在我耳边说:“看上她了?” “没有。”我好像做了错事被人抓住一样急忙摇头,脸也羞得通红。 “我可警告你,不要和她走得太近了。否则,有你好吃的果子。”孙颖继续低声说道,手还在帮我拿东西,在别人看来,她是在教我怎么工作。 “她,她是谁啊?”我忍不住问道。 “她叫娇娇,是郭主任的侄女。你要是和她走得太近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被孙颖的话吓了一跳,她从没有这么对我说过这么严厉的话。 但从她严厉的眼神中看出,她不是在吓唬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