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婚怦然心动全文免费阅读(叶佳霍庭琛) 完结版

第九章 合法权利

不用看见应该会更好一些。

霍庭琛看了她一眼,你确定全关了你能看得见?

不需要看见。

霍庭琛按了一下自动轮椅上的一个按钮,他的坐的轮椅是请专门的人设计的,家里的灯光都能由轮椅控制,还有很多他用需要用的功能,都有。

没有led灯,房间里更是一点都看不见,她的手就是完全在乱摸。

霍庭琛不打算开灯,她着急呼吸加重,而他的呼吸也开始渐渐乱了。

叶佳好不容易摸到他的皮带,但是她不会解皮带,扯拽了半天,抬头时她感觉到了嘴唇上有凉凉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她慌忙避开,趁他没生气之前,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用解释,你是我的妻子,就算是故意的也合法。霍庭琛温吞吞的说着。

他的唇上还有她的余温与馨香,软软的唇,味道还不错。

叶佳怔住了,上一刻他还冷冷的警告她,现在没生气,反而跟她说她在行使合法权利。

传闻中的霍家大少是个阴晴不定的人,果然是真的。

不小心亲吻到他的唇,比不小心亲吻到他那里,好一点,她的脸没有烧的那么厉害,好在他自己动手解开了皮带,她扯了他的裤腿,把他的裤子给脱了。

里面的那条,她犹豫再三,抓着他腰侧的位置,给退了下来。

黑暗中,霍庭琛的那双眸子紧锁着她涨红的小脸。

叶佳费了全身的力气,把霍庭琛扶进了浴缸,她手乱摸着寻找着澡巾,给他洗了背,剩下的就把澡巾丢给了他,前面你自己洗吧。

半响没听到男人应声,更没有接下她手里的澡巾,这等于就是再让她继续给他洗。

她摸着他身上,每一处都是硬邦邦的肌肉,没有一丝赘肉,一点都不像是没有锻炼过的。霍庭琛应该坐了大半年的轮椅了,没有锻炼,而且听薛姐说他吃饭也吃的很少。

叶佳紧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为他洗澡时,为了检测自己有没有触感失灵了,有特地再捏了几下。

霍庭琛闭着眼睛,很享受这双手在他身上游走,比都要舒服。

洗好了。叶佳把手里的澡巾放回去。

嗯,扶我起来。他的声音微微噙着一丝慵懒,不似平常那么冰冷。

叶佳伸手去扶他,他站起来的身形很高,她的头还打不到他肩膀的位置,扶着他叶佳很吃力,特别是现在她想让他一只脚先跨出来,微微弯腰,用手去抬他的腿。

身体上被压的重量,她实在是站不稳,东倒西歪的,还是摔了。

摔的这下不轻,她的身体撞在他的怀里,硬邦邦的撞得她五脏六腑都疼。她还有他在下面垫着呢,就可想而知,他肯定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霍庭琛很想开led灯,但是控制灯的开关在他的轮椅上。

浴缸上方应该有个小型的台灯,霍庭琛抬手摸着灯的开关,头顶上面橘的灯光撒下来,要比led的灯亮上许多,她顺着灯光看清了她眼前的风景,眼睛正好对在他的两粒上面。

霎时,她的脸被火烧一般,她撑着身体,狼狈的想从他身上爬起来,但是浴缸太小,她想起来就得借住东西,她的腿更是不知道哪里可以落脚让她撑起身体。

霍庭琛看着眼前的叶佳,眸光带着打量,眼睛里不冰冷也没有一丝怒气。

身体贴的太近,彼此身上的温度都可以感受得到,伴随着温水,身体微微摩擦,有些微痒,那痒的感觉像是传到了心底,那样的挠心挠肺。

她粉色的皮肤泛着水光,粉嫩嫩的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被水打湿的睡衣,粘在身上,凸起的美好,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对他而言,这具身体很有力。

这道眸光,许久后叶佳手扒着浴缸的边缘时,她下意识抬头时才看到。

光线足够她能看清男人的眼睛,黑曜的眸子,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急忙避开,她脸在滴血,尴尬的从他身上起来,慌忙道歉,对不起。

是不是我妈吩咐你,让你这么做的?霍庭琛开合薄唇,声音有几分冷意。

QQ截图20180904155306.jpg

第十章 惹怒他了

三番两次,不是洗完澡让他看见,就是摔倒在他身上,次数多了,谁会相信不是故意的?

叶佳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脑子里面还像是烟花炸开了一样,凌乱的无法思考,听他问这话,反应慢了半拍,我不明白是你是什么意思?

双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的看着他,霍庭琛看着那双眼睛,灵动的会说话,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装的。

今晚她没有昏睡过去,所以将霍庭琛照顾的很周到,包括把人给扶上了床,她帮他把被子盖好,她自己去睡了沙发。

沙发足够大,她一夜也睡的很安稳。

早上起床,她洗漱完了就下楼去做早餐,下楼时就听见了霍母再和霍庭瑀起争执。

霍母气得发抖指着霍庭瑀,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家门,我就会让那个徐子淇永远在江市消失!

叶佳站在楼梯上,不敢再往前一步,她担心他们吵架的怒火会殃及到她。

那您也就别想再要我这个儿子了。霍庭瑀凉凉的说着。

两吵成这样,如此的僵硬,是为了那个叫徐子淇的女人。

徐子淇是谁,叶佳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霍母怒气反笑,好!好!你还敢威胁我了!

是您说话不算话!妈您答应过我的,只要婚礼上我替大哥出面,您就答应我和子淇结婚的。而且子淇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您不是一直都盼着要抱孙子的么?

我已经两天没见到子淇了,妈您就让我出去见见子淇好不好?

如此低声下气的声音,叶佳还以为这个小叔子是一个凉薄的人,他对她的不满意,是因为那场婚礼,他也是的,怎么可能会对她有好态度。

霍母脸上的怒气未消减反而更生气了,她的儿子竟然这么不听话,为了见那个女人这么低声下气的,她别开脸不去看霍庭瑀,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在霍母的眼里,那个叫徐子淇的身上没有一个优点,声名狼藉、作风不好,又是个私生女,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进霍家的大门。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霍庭瑀语气不再软了,脸上也溢满了怒气。

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不知道要吵什么时候。叶佳惧怕霍母这样刻薄的女人,她要是说一个人不好,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