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小说《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七章赐婚摄政王

子安的心沉了下去,如果皇后娘娘与摄政王在这里争执,自己是必定活不下去的,皇家的内斗,岂能让外人知晓?

摄政王站定身子,颀长的身子显得落落潇洒,殿中光线映照在他阴晴未定的脸上,眸子里,竟是有一丝不悦。

皇后扬起倨傲的脸,脸上笼着阴郁与厌恶,令贵太妃也曾入宫找皇太后,让皇太后为你的婚事做主,皇太后嘱咐本宫代为留意,本宫觉得,如今有一个女子便十分适合做摄政王妃。

本王的婚事,不劳烦皇后娘娘!慕容桀眼底一派冰冷。

皇后冷笑,王爷莫非不想知道这个合适你的女子是谁吗?

慕容桀神色阴郁,皇后娘娘,你有这个时间,便操心一下太子与梁王的婚事吧,这个夏子安,看起来并配不起梁王。

皇后扬起冷峻的笑容,一步步走下来,配不起梁王不打紧,配得起王爷就行,本宫这就去请旨,把夏丞相的大小姐夏子安赐给王爷为妃,想必,皇太后十分乐意,她一向喜欢夏子安的母亲袁氏,才女袁氏所生的女儿,也必定是知书达理,温良恭俭,日后也能成为摄政王府的当家主母。

子安脸色一片惨白,殿中的温度也陡然下降了许多,子安全身麻木的伤口,在这一刻赫赫地痛了起来。

配不起梁王的女人,却能匹配当今摄政王,还是被御医当殿检查过,不能生育的女人,如何堪为摄政王妃?

子安觉得自己把今日入宫的艰险想得太简单了,这相府是狼窝,深宫更是龙潭虎穴。

她低着头,谁都不敢看,唯恐一看,就泄露了自己心底的慌乱与无措。

她知道慕容桀与皇后正在对峙,即便在三丈之外,她还是能感受到那种凌厉的气场。

殿中寂静得可怕,子安努力抑制自己的呼吸声,连眨眼都怕发出声音,额头的汗水不断渗出,连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一片冰凉。

一根手指,轻轻地托起了她的下巴,她不得已抬头,惊慌在眼底敛去,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一派平静。

她首先触及一双冰冷刺骨的眸子,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带着微笑,口气十分和蔼可亲,夏子安,很好,本王认为,你做本王的正妃最合适不过。

子安浑身冰冷,无可自拟地颤抖起来。

若说梁王是恶狗,那么,这个摄政王就是虎王,能把她吞噬得尸骨无存。

她知道摄政王的心思,他看不起她,也不想娶她,但是,皇太后与皇后有权利决定他的婚事,皇后一怒之下把自己赐给他,就是要看他生气跳脚的样子,但是,他又怎会让皇后如愿?所以,他对着自己笑,但是,眼底跳动着厌恶与憎恨。

子安顿时觉得自己置身在一个漩涡里,一个皇后与摄政王斗争的漩涡。

她对如今政局了解不多,却也知道皇帝重病在床,特封慕容桀为摄政王,暂代皇帝之职。

其实早该料到,皇帝早立下太子,却不让太子监国而让自己的弟弟慕容桀监国,还封了个摄政王之位,皇后必定心里有刺。

两人针锋对麦芒,把她当成了牺牲品。

子安听到皇后的冷笑,如此,王爷便是同意了?那本宫这就去禀报皇太后。

慕容桀狂傲一笑,去吧,本王也该娶妻了,她不嫁给梁王殿下,却愿意嫁给本王,倒是一桩美事。

说完,冷峻地盯了她一眼,扬长而去。

子安双腿发软,他临去的那一记眼神,包含了太多太多未知的威胁,他不会娶她,那么最坏的结果,就是皇后不杀他,他也会出手。

皇后已经安坐在椅子上了,殿里有风卷入,吹得子安身上发凉,汗水已经干了,伤口被汗水渗过,隐隐发痛。

眼前的一切,开始有些重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下去。

皇后眼底的凌厉已经收敛,换了一副和煦的笑脸,今日劳累了一天,你也出宫去吧,至于你和梁王的婚事,本宫做主取消了,本宫回禀过皇太后之后,会命内官拟旨,为你与摄政王赐婚,在旨意没下之前,你先不要声张,即便对你父母也不可说,知道吗?

QQ截图20180919140402.jpg

   第八章出宫

子安心乱如麻,万般由不得自己,只能躬身道:是,臣女明白。

皇后抬起眸子,眸光不若方才温柔,而是多了几分凌厉,此番你利用了梁王,损害了梁王的名声,本宫理应重罚于你,念你也只是为母筹谋,故从轻发落,来啊,准备一碗红花,给她服下去。

子安心中怒气陡升,她身体本就十分虚弱,她自己断过脉象,要怀孕是极难的事情,这一碗红花灌下去,就断绝了她一丝一毫的希望。

摄政王慕容桀的正妃,是个连鸡蛋都下不了的人。

好狠毒的女人啊!

子安虽不在乎自己能不能生育,她也只求活着,但是,对皇后的欺人太甚还是感到十分的愤怒。

可如今,她毫无办法,以她昔日的个性,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皇后。

但是,现在她独力难支,还有母亲要顾着,不像现代那样孑然一身。

这口气,再难吞,还是要吞下去。

与那碗红花,一同咽下去。

这一刻她知道,在这个时代,要好好地活着,不受欺负地活着,必须强大自身,巩固自己的力量,这条路,很艰苦,很漫长,但是,只要她能活着出宫去,她就有办法逆转一切,纵然,付出的代价是深刻而血腥的。

红花甜腻的气味,顺着喉咙到胃部。

头晕得厉害,她跪下,一字一句地道:皇后娘娘,臣女告退!

皇后的声音徐徐地传来,不带一丝温度,你怎样入宫的,便怎样出宫去吧。

子安咬着牙,是!

子安从宫中三跪九叩出到西门时,已经是晚上亥时了。

此时的街上,并没什么人行走,没有多少人瞧见她的狼狈,她扶着左侧的墙壁,一步步,像是走在棉花上,她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维持自己挺直的背。

转角处,看到一辆马车帘子微微掀开,她只瞧了一眼,便认出是府中管家夏泉。

子安虚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冷冷的笑,他是来探听消息的,看她能不能活着走出去。

相府中。

夏丞相深感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