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绝品狂龙全文免费女神的绝品狂龙小说在线无弹窗

七月一号,华夏青山市。

坐落在天桥街37号的开皇集团总部大楼会议室内,十数名公司分列会议桌两侧正襟危坐,聆听岳总的训话。 作为青山市明星民企的开皇集团,主要业务与女人有关。 这个世道,女人的钱无疑是最好赚的,身上穿的,脸上抹的,手里拿的只要忽悠的水平够高,价钱高的够人心疼,她们就会哭着喊着的把钱送来,才不在乎老公赚钱赚的有多辛苦。 今天岳梓童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有消费者使用了公司的脱毛膏后,发生了严重的过敏休克现象,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出人命。 这可是重大事件了,由不得岳梓童不郑重对待。 负责生产的副总齐红军在会议开始后,额头上的汗水就一直干过,平时就相当冷傲的岳总,今天火气特别大,当着这么多人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甚至说出了‘不行就退位让贤’的狠话。 直到岳总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拿起香烟点上一颗后,大伙心中总算才松了口气,开始琢磨岳总为啥发这么大火了。 大家伙哪儿知道,岳总发火的真正原因,是上个月她在美国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竟然把黄花身子给不小心弄丢了。 唉,真是倒霉啊,怎么就那么巧呢? 袅袅青烟冒起时,岳梓童又想起了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幕,以及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家伙了。 其实当天离开酒店后,她就后悔没开枪把那个男人一枪崩掉了。 不过同时她也有种隐隐的报复快感:第一次送给谁,也比送给那个恶心的怪物要好很多。 十年前,那个怪物竟然敢偷看她洗澡被发现后,他被家里最没出息的大姐夫揍了个半死时,岳梓童还是有些可怜他的。 可大姐带走那个怪物的当晚,爷爷竟然不顾她的感受,说他俩也算有缘,那就按照岳家的第四条家规,长大后结为夫妻吧。 尽管那年岳梓童才十二岁,可在听爷爷这样说后,还是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如果不是为了母亲,岳梓童宁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怪物的。 为了让出身贫寒且又生性怯懦的母亲,远离勾心斗角的豪门,能够有个幸福的晚年,岳梓童在不吃不喝一整天后,才答应长大后嫁给那个怪物,但前提是不许告诉任何人,而且岳家要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她要带母亲单独另过。 岳老爷子答应了她的要求,开皇集团就是她的嫁妆。 深感命运不公的岳梓童,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在十六岁那年加入了国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特工。 岳老爷子倒没反对她去干特工,只是给她开出了条件:最晚今年六月底就得退役,准备与李南方完婚。 为确保她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总裁,早在两年前,岳梓童就正式接手了开皇集团总裁位置,为她的正式退役做准备。 听说那个怪物当初偷看我洗澡后不久,就被大姐夫带去了国外,不知有没有死在外面,这么多年来也没消息。 不过够呛,昨晚爷爷还专门打电话来说,今天那个怪物会来青山找我的,还让我不要害怕,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正常人了。 切,就算他成为正常人,也是个恶心的怪物! 想到自己这具娇媚柔嫩的身子,即将被一个恶心的怪物压在身下可劲儿的践踏,岳梓童就想呕吐,就恨得咬牙,嘎崩嘎崩的响。 高管们看到她这样子后,神经再次绷紧,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会招来岳总的倾盆怒火。 会议室内死一般的沉寂,压抑的让人窒息。 发现下属们被自己吓得够呛后,岳梓童脸色稍稍缓和,淡淡地说:散会吧。 众高管这才如蒙大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会议室,只留下了岳总的小秘书闵柔。 岳总,您不要紧吧? 看出岳总脸色很不对劲后,替她满了点水的闵柔,轻声问道。 我没事。 岳梓童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今天,是不是要有一场特别招聘? 是的,这是您上周就吩咐的。 嗯,那好。 岳梓童想了想,才说:等会儿,如果在参与特别招聘的人中,发现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时,先不要声张,把他带来我办公室好了。 李南方? 闵柔稍稍愣了下,点头:好的,岳总。 开皇集团创建后,承诺每年帮助国家解决五个有家庭的下岗职工,三个退伍军人,两个残疾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的就业问题。 每年的七月一号这天,他们手持相关部门开具的介绍信,来开皇集团参与面试。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基本都会被招聘的,所谓的面试,无非是主考官要根据他们的表现,来安排适合于他们的工作而已。 招聘工作定于上午十点,大家伙早早就来到了大厅中等候,满脸兴奋的小声议论着,毕竟开皇集团可是青山地区最大的民营企业,待遇特棒,一般大学生要想被招聘也很难的。 眼看马上就十点了,十个人议论的焦点,转向了还没露面的最后一个人刑满释放人员。 毫无疑问,无论吃不上饭的下岗工人,还是身残志不残的残疾人,都对刑满释放人士没多少好感。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蹲过监狱的家伙,就是回炉重新锻造一次的人渣而已据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人渣能在开皇集团干满一个月。 无他,人渣一般都很反感被纪律约束,而且心比天高。 今年这个好运气的人渣,能不能干满一个月?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人渣,正摸着青虚虚的脑袋,乘坐公交车向这边赶来,心里还在咒骂着该死的老头。 根据老头的建议,李南方最好以刑满释放人员去就业,毕竟这种人渣无论去了哪家公司,也不敢有人欺生的,可以充分发挥他亡命、不要脸的精神,迅速站稳脚跟。 李南方有些不高兴,就问能不能换一个身份去? 老头问,你是有家庭的下岗职工吗,你是自强不息的残疾人员吗,你有过参军的经历吗?据我老人家所知,你倒是被抓过不下十次了,每次都害的你师母哭……你应该最熟悉号子里的那套流程了。我老人家可以负责任的说,开皇集团这个刑满释放人员名额,就是为你准备的! 好吧,好吧,算你老东西说的狠,我就是那刑满释放人员了,反正就是一年期限,也不算事,就当是休假了李南方又问:那我有什么好处? 老头说,有啊,一张,里面有十万块钱的零花钱,还有一把黑色军刺,是你在强盗窝子里混时,教给你怎么揍人的高人所留,用来防身最好。 李南方说,军刺不军刺的无所谓,就是钱太少了点吧,才十万块,数目再变变。 老头说好啊好啊,变成五万块了。 李南方大怒,卧槽! 老头说,我听到你骂我了,现在变成三万块了。 李南方说,小心我揍掉你满嘴的牙。 老头说,那样你师母就会哭 好吧,李南方说,那我该怎么成为一名被驱逐出境后,再回国坐牢的刑满释放人员呢? 老头说这个好办啊,你在美国的绿卡早就失效了,只要去大街上犯罪被抓住,马上就能满足你的心愿了。 李南方问,你是让我去找个美女强了先吗? 老头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干啥,还不是在暗中调查某个富太太,准备施展你的神棍手段,来坑骗人家钱财? 李南方说,我知道了,你是想在我坑骗成功时,再见义勇为的站出来揭发我,然后就会把我抓进警局,遣送回国。 老头说你真聪明,就安心的去吧。记住啊,岳梓童是你小姨,千万不能对她无礼,要像伺候长辈那样的伺候她,要不然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也想哭。 本来他是以罪被遣送回国的,怎么出狱后就变成罪犯了呢? 需知道,罪犯中也分等级的,等级最高的莫过于一言不合就行凶杀人的,那是大爷,在监狱里也会受到同类的敬畏。 等级最垫底的,就是强J犯了。 李南方可就纳闷了,大家伙都是犯人,就因为他脑袋上贴了‘我是强J犯’的字条,怎么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把他当做一坨屎踩呢,害的他只能把人满嘴牙打碎后,才改变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十点过五分,公交车停在了开皇集团站牌下,李南方看了眼周围那些宁可挤成一团,也得距离他足有半米远的乘客,又对那位在他让座不敢坐,死活被他按在座位上,到现在还在打哆嗦的老奶奶笑了下,才迈步走下了公交车。 他在下车时,明显听到车上的人,都长松一口气。 嗨,至于嘛,不就是我穿了一身犯人工作服吗?早知道你们这样怕我,真该趁机摸摸那的大腿,白花花的总在老子面前晃啊晃的,难受死了。 李南方轻蔑的笑了下,昂首挺胸大步走向了开皇集团总部大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