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不顾她的求饶横冲直撞

类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家中有娇妻伺候着都不感兴趣,可听见别的女人这样叫了,赵括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

他竖起了耳朵,努力的倾听着,很快就确定这的确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从隔壁传过来的。

可能是叫出了第一声之后,完全卸下了心理防线,女人此刻的声音越来越大。

赵括好奇的转头望隔壁看,可惜一堵厚厚的水泥墙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种想看又看不到的感觉,让赵括特别抓狂。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男女之事,很久都没有如此的热衷了。

可惜今天晚上妻子出去做美容了,不然一定可以狠狠地大战一场。

就在赵括心里面猫爪狗咬的时候,隔壁的喘息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别乱动,听我的!”

赵括认识这个声音,的确是隔壁的邻居,不过不太熟。

对方应该是刚刚搬到了这个地方,听说是租客,貌似叫王旭。平日里面大家的接触不多,只是看对方大金链子配纹身的打扮,貌似是在社会上混的。

就在赵括心里面琢磨着,这样一个男人会找什么样的女人的时候,女人开口说话了。

很显然女人是压着自己的声音在说话,不过因为两家的阳台就只有一堵墙,赵括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虽然女人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语调当中还是充满了媚气道:“你别闹了,用酒精干嘛呀,我这里太敏感了,你一喷太刺激了,你看都皱皱起来了。”

王旭猥琐的一笑道:“嘿嘿,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打一针了。自己捏好了别乱动,上次就想给你打了,你不也说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一直没能当妈妈,特别想体验一下哺乳期的感觉嘛。”

王旭的话应该是把女人心里面的那团火勾起来了,因为赵括能清楚地听见,女人的话里面明显带上了一丝颤音道:“你别闹,多疼啊。”

“你乖乖的听话,疼一下就好了,以后我就有奶喝了哈哈哈!别乱动,这支催乳针可是我从国外让人带回来的,金贵着呢。”

听了这话,先不管女人是什么感觉,在隔壁的赵括倒是先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他心说果然这群玩黑的人玩的就是开,也能找到愿意和他们这么玩的女人。

要说不羡慕是假的,哪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在床上绝对主导的地位。

想到这里赵括就叹了口气,妻子柳语嫣什么都好,就是在这方面太保守了,这跟她出身书香门第有一定的关系吧。

别说是和她玩这种调调了,就算是平日里面想换个姿势,让柳语嫣趴着都相当费劲。

这时候赵括又听见了一声声,而且语调当中还带着一种吃疼的感觉。不用看也知道,应该是这个女人十分顺从的让王旭给她扎针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