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个女人,下身的痛苦的刺激下李红眼泪刷刷往下流,权衡利弊,李红崩溃道:“爸,我…我那个下面出了点事,疼得要死…啊…”

“啥?啥地方出事了?你开门,爸进去瞅瞅!”老刘听了这话顾不得电视里的香艳画面,拍着门喊道。

进来?那岂不是要被公公看光?

李红迟疑了几秒,不敢让公公进来,她是个传统的女人,更何况这还是她的公公。

这么想是好的,但腿间柔软处传来的那股子火辣辣的灼伤感实在让李红崩溃。

她现在已经不单单担心肉体上的痛苦了,她在想风油精造成的伤害会不会更大,会不会对生育有影响,她还没给老刘家生一个一男半女的,万一出啥意外,这辈子怕是就完了。

一想到以后不能生孩子了,李红也顾不得面子问题了。

“爸,其……其实,我大腿被蚊子咬了,我用风油精的时候,不……不小心沾到下……面那地方了,疼的要死,怎么办?”李红刚说完,娇美的脸蛋又是一阵抽搐。

老刘老脸一黑,心想怪不得儿媳妇今个不对劲,原来风油精弄到那个地方去了,想到这里,老刘担心之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难以名状的兴奋。

家里住在三十层,哪有什么蚊子,儿媳妇这么做必是另有隐情,莫非儿媳跟自己一个样寂寞了?

想到儿媳寂寞了,老刘下身本就有点反应的老枪瞬间站了起来,忍不住浮想联翩。

儿媳刚大学毕业,肌肤嫩的跟豆腐一样,身材又丰满火辣,特别是那一对硕大的,又大又挺,像熟透的蜜桃一样,又肥又翘,好像一把就能掐出水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