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上坐不下坐我腿上撞开子宫 灌入

惶然坐起,蓝月早已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目光沉静,正入神地注视着床头的一幅画,神色有些发怔。

看着蓝月淡静的眼神,看着凌乱的床单,我明白昨晚自己和蓝月发生了什么。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突然感觉很局促很狼狈,我忙穿衣起床。

在这过程中,蓝月一直沉默着,用沉思的目光看着我。

穿好衣服,我不安地站在蓝月跟前,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半天蓝月说话了:“你是第一次?”

我难堪地点点头,满脸羞愧。

蓝月又沉默了,我偷偷看了她一眼,一怔,蓝月脸上带着歉愧不安的神情。

我一时有些迷惘,随即听到蓝月发出一声叹息:“对不起……”

我一愣,抬头看着蓝月,她眼里不安和歉愧的神色更加浓郁了。

“江枫,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蓝月幽幽地说。

我愣愣地看着蓝月,看着这个带我趟过女人河的美貌,看着这个在我懵懂年轻的生命里写下绚烂篇章的美女上司,脑海里闪现出昨晚那炽热火热的一幕一幕……

我不由心潮起伏,内心涌出澎湃的情感,冲动地叫了一声:“月姐!”

叫出这一声的同时,我内心涌出万般柔情,对蓝月充满了无限的迷恋和眷恋。

这一刻,我忘记了她是我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美女上司,这一刻,我没有想起萍儿,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个男人。

蓝月眉头微微皱起,楚楚的目光看着我,抿了抿嘴唇,轻声道:“江枫,不要多想,昨晚我们都喝多了,你回去吧。”

听着蓝月的话,看着她的眼神,我心里突然一阵疼痛。

“月姐,我”我刚要开口,蓝月竖起食指放在嘴边,接着轻轻摇摇头。

我怔怔地看着蓝月,心里继续发痛,突然想对她说:“我爱你。”

接着就感到了自己的荒唐,天底下哪有来的如此快的爱。

可是,我又无法遏制自己内心的想法,和萍儿一起这么多年,我竟然从来没有产生过如此强烈的情感冲动,从来没有过如此刻骨的感觉。

难道,这真的是爱?

难道,男人的爱可以来得如此之快?

我的大脑一阵迷茫,看到蓝月眼神里的不容置疑,虽然心有不甘,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对未来的无知和茫然,低头乖乖走出了蓝月家。

出来后,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蓝月家里没有男人,为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