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同时玩3p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何心莲身上穿着缀满蕾丝薄纱的结婚礼服,两手托着小巧的下颚,坐在满系着玫瑰花的梳妆镜前,瞪着镜子中那个回望自己的娃娃脸发呆。

从小,她就是一个很听话的乖小孩,大学毕业后考上研究所、留在学校当助教、然后顺利升上讲师……她的工作和生活一直就很顺遂、安逸。

心莲以前的高中同学,孟品萱,就在「唐氏」集团当秘书,巧合的是,孟品萱就是唐司言的个人秘书,因为这个缘故,唐司言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心莲早就从孟品萱那里瞭解得一清二楚!

凭着花不完的钞票和一张小白脸,唐司言身边的女人一个换过一个,不是明星,就是交际花,自以为是女性杀手!

看到心莲穿上婚纱的模样,那张像苹果一样娇俏红润的脸蛋、娇艳欲滴的红唇、弯弯的眉毛、涂上睫毛膏后更加明亮动人的大眼睛—

现在她人都已经在新娘休息室里了,外头的宾客想必已经来了八成,这时候就算她再不想嫁,还能逃得了吗?

她可以想像得到父亲脸上的笑容,还有她美丽的母亲,现在肯定正忙着接待李伯伯、陈伯伯、孟叔叔、张阿姨……

这些长辈全都是父亲生意上的朋友,他们沖着父亲的面子来观礼,要是自己在这紧要关头做出让父亲丢脸的事—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何心莲?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叛逆过,就这样嫁人了,你甘心吗?」她嗲嗲软软的声音,正轻轻对着自己说.

在没有真爱下,要她嫁给那种花心的男人,一辈子被欺负、永远都不可能瞭解爱情是什么,她怎么会甘心呢?

心莲从国中开始就喜欢看爱情小说,每次她都把自己想像成是小说里的女主角,她多希望自己也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下一刻,她从镜子前站起来,不再迟疑地拉下结婚礼服上的拉链,迅速脱下累赘的层层婚纱,换上原先的苹果缘背心和白色贴身长裤。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找到了真爱,就会证明父亲一心想控制她的爱情,在二十世纪的今天,这种落伍的观念、不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唐司言,身为唐家最冷静、稳健的继承人之一,从念书开始,到得到学位、进入家族企业……他向来听从家族的安排,没有第二句话。

车子转入一条小道,离结婚礼堂只剩下不到100公尺的距离,应该赶得及换上礼服,顺利完成这桩他并不重视的婚礼.

「阿言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到!」一名鹅蛋脸、眼珠黑如点漆、眉宇间满是着灵秀之气的漂亮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唐司言面前。

看到心欣可怜兮兮地垂下脸,唐司言歎了一口气,只好又看了一眼手錶.「真的来不及了!」他爱莫能助地道,只能狠下心转身走开.

唐心欣脸上的愁容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眉宇间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顽皮的慧黠,显而易见,她刚才可怜兮兮的模样是装的。

他是唐家最谨慎、最奉行家族传统的男人,他的人生向来不容许出错,何况是一桩他本来就不想要的婚姻!

在外面流浪了两天,提心吊胆地住了一晚廉价汽车旅馆,隔壁房间不断传来「嗯嗯啊啊」的惨叫声,吓得她一个晚上不敢睡,还要担心随时会有走错房间的醉汉闯进来!

她现在是逃婚,所有的人肯定找她找疯了!学校又不能去,心莲只好到街角买一份报纸,打算找一份临时工作。

在求职栏上看了半天,好的工作全都要学历证明,偏偏她匆匆忙忙跑出来,连信用卡都没带,哪来的证明?

自从二十多天前,那场让唐司言颜面扫地的婚礼结束后,经过这半个多月,他就算不适应,也早就习惯了!

看来何焕昌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女儿,才会造成她今天任性、完全不顾后果的举动——在众目睽睽的结婚典礼上,胆敢放他唐司言的鸽子。

这种莫名其妙丢掉几千万的小case当然轮不到他唐司言——「唐氏」集团香港、亚洲分部的总裁插手。

「这很明显的是有组织动员能力的犯罪集团,以十分老练的手法盗用公司电信密码和电话号码.」唐司言分析。

「没错,」姜文佩服地道:「系统被设定,这支电话的盗打者,可以从世界各地打到,他们这?做的目的是——」

「电话只要不在香港和本埠接通,系统就会自动转到刚才的主机,利用行动电话拨号效果也一样!」唐司言顿了顿,往下说:「这个组织很狡猾,顶多能遏止对方放弃我们的号码、迫使他们转移阵地,要抓到幕后黑手,香港警方恐怕无能?力!」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