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下面插下面动态图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k

董卿、陈蓓蓓、秦方,虽然还在接受调教,却都知道了老B下马的消息,小马也给予了她们肯定的答复,同时还给了她们一个绝望的消息,三人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老B的下马,不代表那些有权力的人,对于董卿这样的女主播不再有性趣。

各种手段,每天让董卿、陈蓓蓓和秦方都保持高度性奋状态,一次又一次的性,不停地刺激,三个女人天天被玩得死去活来,「董卿,你能回去了,开心吗?对外说你提前结束了美国的学习,正好台里有了新的节目,让你做嘉宾。

老B安逸地躺在床上,只穿着黑色吊带连体的董卿观音坐莲一般在男人的身上,性器已经被老B插入,而女主播此时乖乖地上下起伏运动,做着活塞运动。

秦方全身赤裸,唯一穿着的是肉色的长筒,还有一双白色长筒皮靴,不过长靴不是穿在她的上,而是套在她的胳膊上,女主播的双手插进白色高跟长靴的靴底,胳膊被靴筒完全包裹。

小马这时站了起来,陈蓓蓓穿着黑色长筒的缠着他的腰,盘在他的身上,和他舌吻在一起,而小马的也插进陈蓓蓓的性器,刚刚完成一轮活塞运动。

「秦方这几天的表现越来越好,已经变成了听话的母狗,我看可以送回去了,客人可等着驯服这美人犬呢。

当老B抚摸到自己穿着肉色长筒,裸露着的白嫩美臀,秦方没有躲闪,反而是狗爬式蹲在地上,更高地翘起自己的美臀,迎合着老B的手掌,随着男人的抚摸,左右扭动着自己的美臀,嘴里还发出嗯唔的欢愉,让男人愈发地性奋。

「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的母狗,没有男人恐怕比死了都难受,让我摸着,都能浪叫起来,看老子怎么个母狗!」老B骂了一通,却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性奋。

秦方也知道要发生什么,套着白色高跟长靴的双臂伸直撑住自己的身体,高高翘起自己的美臀,让自己的展示在男人面前,肉色包裹的也用力撑住。

硬直的从身后插入自己的性器,秦方忍不住又是一番浪荡的,在老B后入式的活塞运动下,前后摇摆起自己赤裸的白嫩身体。

经过连续数日高强度的调教,秦方和陈蓓蓓的身体都已经接受了各种开发,在奸淫中,强烈的性快感让女人感受到无比的快乐,虽然伴随着痛苦,却让肉体无法控制地骚起来。

看着老B肆意地奸淫着趴在地上扮作母狗的秦方,小马心中暗暗盘算着,陈蓓蓓的老公已经多次发来信息询问自己妻子的开发情况,秦方的未婚夫一家更是急着享用被改造好的女主播,也是时候把调教好的商品送到客户那里了!

男人把手伸进衣服,摸着包裹的女主播,开心地说道:「没想到送到你那里几天,我老婆的身体丰满了一些,腰围不变,可胸围是大了一圈,以前的B罩杯,现在至少变成了D杯!」

「在我的调教下,女人的身体更加迷人那是肯定的,何况我还坚持让您老婆锻炼,每天早上穿着塑身衣和裤袜跑步那是必不可少的。

以后也要让陈蓓蓓养成健身的好习惯,保持的身材曲线,保证你在京城圈子内成为最受欢迎的夫妻。

那个北京卫视的几个妞儿,我可是垂涎许久了,就靠我这的老婆,回头和她们的老公沟通一下,相信搞个是没什么问题的。

临走,陈蓓蓓的老公好奇地问道:「你车上怎么还有个狗笼,里面蜷着的好像是个女人吧,是谁家的女人,被弄成母狗养了?」

「嘿嘿,恕我卖个关子,以后你时,有机会玩到她的,我只能说,也是京城娱乐圈里的骚娘们,和陈蓓蓓算是同事呢。

陈蓓蓓嗯唔了一下,放佛是应答了小马的话,她的老公也不再说话,只是看了看车厢内的狗笼,慢慢扶着自己的妻子向楼道的电梯走去。

金属漆成粉色的狗笼体积有限,里面的秦方只能是蜷成一团侧身躺着,像陈蓓蓓一样被喂了,赤身只穿着肉色开裆连裤的女主播同样意识模糊。

「嗯……嗯……」意识模糊的秦方,蜷缩在狗笼中,仿佛听懂了小马的话,嗯嗯地一番,算是作了回应。

「终于到了,辛苦了,小伙子,我们可急着等你过来呢!」老人年过半百却是精神矍铄,败顶后只有后脑的头发已经银白色,戴着金色边框眼镜,充满了领导的气质。

赤裸着身体站在别墅的院子中,穿着肉色连裤的嫩脚踩着冰凉的地面,让秦方略微清醒一些,被肉色长筒包裹了面庞,眼前模糊一片,她半眯着眼睛还是糊里糊涂,只感觉面前站着三个男人,老人和中年人的身影都有些熟悉,另一个年轻男人更加熟悉,正是调教自己许久的小马。

浑身软绵无力,脑子也浑浑噩噩,秦方只是站在三人面前,晃晃悠悠的身体不得不让中年人搂住才得以保持平衡。

全身上下只有肉色连裤包裹着双腿,让秦方修长的散发着迷人的肉丝光泽,白嫩的娇躯赤裸展示在男人面前,在夜色中更加的诱人,俏脸被肉色长筒包裹后,娇俏的面貌精致的五官都是一片朦胧中,反而更加像是一个优美的肉体玩具。

「果然不错,秦方得到小马的调教后,身体更加的了,以前还只是柔弱无骨的话,如今却是娇俏迷人,更加适合让男人品鉴的美妙肉体了!」老人捏了捏秦方粉色娇嫩却又傲立的奶头,赞叹道。

「跟秦方不是一次两次,每次被扒光了衣服后,我都要慢慢欣赏,如今的秦方不但更加娇嫩,而且更有西方女人的狂放风情,这身体真的是极品的玩具了!有了这样的老婆,何必再去外面玩女人,自己的尤物就够我折腾的了!」

原来这对父子就是秦方的未来公公和丈夫,爷俩都是中央,却秘密将秦方送去调教,可怜这个女主播还不知道,自己变成了母狗,正是自己嫁入豪门的悲剧起源。

「二位能将自己家的女人送去我那里调教,这是对我们团队的信任,是我的莫幸,自然应当尽心尽力。

您放心,经过我的专业培训和调教,秦方已经是听话的母狗,未来的日子,在你们家,这个母狗可以任由你们享用!」小马笑着说道。

老先生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时间也不早了,母狗要有母狗的样子,给她扮上吧,趁她还没醒过来。

听了小马的话,秦方竟是鬼使神差地趴了下来,手脚着地四肢支撑着身体,从内心深处她对小马充满了畏惧,让她完全变成了顺从的母狗。

「嗯,嗯……」半眯着眼睛的秦方,嘴里轻声答应着,朦朦胧胧中,她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未来公公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充满了淫邪,她感觉是在梦中,因为这个黑夜太不真实。

秦方的腿上仍旧穿着肉色连裤,小马又找来一双肉色连裤,裆部剪开了一个口子后,从她的头上套下去当做紧身上衣套在秦方的上身,裤袜裆部正好覆盖了女主播的上半身,袜口束进腿上连裤的袜腰内,让她的全身被肉色包裹,秦方的左右胳膊正好套进裤袜袜筒内,变成了包裹女主播双臂的手套,而女主播的双手也正好包裹在袜脚中。

穿上了上下两条肉色连裤,头上还套着肉色长筒,女主播秦方的娇躯完全包裹在肉色中,变成了诱人的美体玩具。

撑开了领口部位,高弹力的氨纶连体衣很快就穿在了秦方的身上,包裹了肉色连裤的美丽肉体,很快又被黑色连体衣包裹,就连双脚也包裹在连体衣内,只有包裹着肉色连裤的双手还露在外面。

接着是黑色的同样材质的氨纶头套,头上还有两个竖起的狗耳朵的设计,戴上了头套,趴在地上的秦方活脱脱变成了一个狗奴,连体衣和头套在月光下发出的光泽。

「这个连体衣,裆部可是有特殊设计的,都为您想到了!」小马摆弄了一下秦方的跪姿,让她的向上翘了起来,众人凑近一看,原来在连体紧身衣的裆部中缝,是一条细细的拉链,跨越女人的裆部。

接过老人手里的狗尾肛塞,小马轻松地将肛塞对准秦方的,用力一拍,随着秦方啊的一声轻呼,女主播的菊花被彻底禁锢,留在外面的,是一条黑色的狗尾巴。

秦方戴着肉色长筒和黑色氨纶母狗头套,但是高弹力丝毫没有阻止小马撑开她的小嘴,隔着头套和将红色口球塞入她的口中,两侧黑色皮带勒住俏脸,脑后扣紧,秦方便只能呜呜呜的了。

头套在眼部开了两个小孔,女主播虽然能看到东西,可是包裹俏脸,让她也只能朦朦胧胧看到眼前的模糊景物,再加上的药效,秦方只能呜呜呜地着,任由小马为自己戴上了红色的皮质项圈,连着的细铁链则是交到了老人的手中。

送走了小马,老人看了看儿子,笑着说:「咱爷俩回屋里喝一杯,庆祝我们家添了新人,哦不,是新的宠物,极品的母狗呢!母狗方方,跟爸爸进屋吧!」

老人一拉扯铁链,颈部的项圈一紧,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让秦方心中一惊,药效作用下也使得她惊醒了一半,这是非常熟悉的声音,这个老人,我不正是要嫁入他们家的嘛!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女主播心中无比的羞耻,无比的恐惧,可是在老人驱赶中,竟是泛起无法抑制的刺激,迷迷糊糊中,大脑又是空白一片,在铁链牵引着颈部的项圈下,秦方呜呜呜地着,乖乖地随着这爷俩的脚步,慢慢向屋内爬去……

当天蒙蒙亮时,豪华别墅的客厅内,一对父子悠闲地品味着红酒,一只黑色连体紧身衣包裹的母狗,乖乖趴在两人面前,娇躯微微颤抖,嘴里发出呜呜呜地哀鸣。

随着女人身体的颤抖,在她菊花上插着的黑色毛茸茸的狗尾,来回地摆动,反而像是狗儿在开心时欢快地摇尾巴。

「想进我们家门,就要守我们家的规矩,我要的可不是儿媳,我要的是听话的母狗,是能给我们家带来欢乐的宠物。

自己的亲生儿子,都15岁了,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平日里让我怎么调教怎么玩,她都听顺从,没想到儿子刚要上她,她就要死要活的,拼命的挣扎。

间做做性事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也是教育的一部分,偏偏我这老婆对于,抵触的要命,绑住了手脚还不肯就范,居然能用嘴咬儿子的命根子,这可是亲生儿子啊,这个贱货也下得了狠心!当时我也是气急了,脱下她腿上的黑色长筒,勒住了她的脖子,要知道她当时咬着自己儿子的命根子,居然还不松口。

不过断气后,趁着还有体温,身体还软乎的,我还是把咬出血的插入了我妈的蜜穴,让她死后还是被了一气儿。

还想躲过我的奸淫,我这么放过没有人性的母亲吗,连自己的儿子都伤害,我恨她,就用我的方式报复了她!」

你以为只是和我的儿子吗?有过好几次,你不是喝醉了吗,我把你像尸体一样玩弄,真的不错!算下来,我玩你的次数,不比你未来的老公玩你的次数少哦!」秦方的未来公公半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味玩弄秦方的感觉。

秦方瑟瑟发抖的身体,不由得汗毛倒立,自己曾经和未婚夫在约会等场合,因为喝醉不省人事,此时看来更是未婚夫一家的阴谋,而自己失去意识后,竟然会被这个道貌岸然的未来公公玩弄,想起小马调教自己的手段,幻想到自己昏迷时可能被老人玩弄的一幕幕。

秦方脑中浮现出,自己被剥光衣服,赤身躺在床上,未来公公则是贪婪地抚摸着自己的肌肤,将自己的白嫩的大腿架到肩头,用舌头不住地品尝自己的性器蜜汁,自己的双乳也被老人揉搓成不同的形态,自己的小嘴甚至会被撑开,在昏迷中含着男人黝黑硬直的……一阵阵的羞耻,一阵阵的恶心,秦方从内心深处泛起无尽的悲哀,在这对父子的调笑中,陷入深深的恐惧,她不由得后悔万分,自己竟是掉入了这么一个的淫窝!

女主播无论多么的羞耻和恐惧,此时也只能乖乖地手脚着地趴在地板上,担任母狗的角色,任由自己的未婚夫和未来公公调侃戏弄。

「不愧是贱的妻子,下面都湿透了,里积满了,看来已经骚起来了,等着男人来狠狠,给你放放水!爸,这个母狗的,虽然你我玩过多遍,可是变成了母狗,在家里正式操她,这是头一炮,就由您来干了她吧!」

未婚夫将手指插入了秦方的,一番搅弄后,搞得秦方娇躯猛颤,呜呜呜地不止,而她的未婚夫,还要请自己的未来公公先来操自己,秦方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屈辱,几乎昏过去。

隔着黑色氨纶连体紧身衣,抚摸着秦方曼妙的身体,爽滑的手感让秦方的未来公公有着莫名的快感,眼中射出了淫欲的邪光,却微笑着说:「哈哈,还是你先来吧,毕竟是你的妻子,你的女人自然是你先来第一次,等你舒服过了,我再来享受这儿媳的身体。

秦方的未来老公却没有答应,很认真地说道:「爸,百善孝为先,咱们的家训可是仁义礼孝,您是一家之长,自然我的女人也要让你先来享用,算是秦方作为母狗又是儿媳,为您尽孝了!」

爷俩一番谦让后,秦方的未来公公不再客气,拍了拍趴在地上的母狗的美臀,将粗壮的刺入了秦方的。

上插着的黑色狗尾剧烈地抖动起来,秦方被红色口塞封住的小嘴中发出了呜呜呜地,虽然看不到,可是后入式进入自己身体的尺寸,还是足够让女主播震惊,她的被大幅度的撑开,难以想象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东西,下面的那根竟是如此的健硕。

秦方,可不要看老爷子一把年纪,就以为能力不行了,多少女人跟我爸爸后,都是被操得直不起腰,下不了床!」看着自己未婚妻被自己的父亲像干畜生一样用后入式奸淫,秦方的未婚夫反而是充满了性奋。

秦方心中不由一阵欣慰,自己的未来丈夫,还算是疼自己的,终于将禁锢菊门的肛塞取了出来,拔出了令她无比屈辱的狗尾。

未婚夫将头埋进秦方的胯间,在她的处嗅了一番:「小马果然给你清理了身子,里里外外弄得干干净净,菊花里面一点臭味都没有,还有阵阵洗发水的清香,这是他给我推荐的浣肠清洁剂的味道,还真挺好闻。

秦方明白了未婚夫的意图,呜呜呜地起来,身体也不停地扭动着,仿佛是在求饶,她因为长时间的奸淫,早已没有了挣脱的力气,在男人的身上扭动着身体,黑色氨纶连体衣包裹的丝滑在男人的肩头摩擦,反而是激发了未婚夫的兽欲。

看着自己未来的丈夫,眼中散发出慑人的淫邪目光,秦方心惊胆寒,肛道约括肌本能地抽搐起来,而颤抖的身体,只能是让男人更加的残忍。

「之前和你约会,亲嘴操穴都干了,唯独我一摸你的菊门,你就抗拒,现在,我就来干了你的,你已经是我的母狗,要是再敢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小马弄你的法子,我也会的。

在给内被涂抹了一些润滑膏后,秦方双腿仍旧夹在男人肩头躺在地上,上身向上倾斜了一定角度,原本紧闭的菊门,此时感受到了剧烈的钻力涌动,约括肌的收缩无法阻止,最终自己的被强行撑开,那根自己熟悉的未来丈夫的,成功刺入了自己还算稚嫩狭窄的肛道。

曾经被小马肛奸时感受到的,身体几乎被撕裂的痛楚,秦方再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这次换上了曾经深爱的未婚夫的,这让秦方痛楚中更多了羞辱和悲哀,不过在官能的最深处,这样的又让女主播感受到更加剧烈的性欲快感。

在秦方被自己的未来公公和未来丈夫调教的同时,小马离开了这豪华别墅,他将车开的飞快,因为还有一个的女人在等着他。

此时已经是深夜,可是大型超市四周是通宵的夜店、购物中心、娱乐场所等,所以停车场的车位仍旧被占据了大半,小马进入的红色宝马四周,停放着成排的车辆,还不断地有人和车进出。

一个赤裸的女人,只穿着黑色的吊带,腰间的黑色吊袜带紧紧束在女人的腰间,下面伸出的四根细带,扣住了女人一直包裹大腿部位的黑色长筒。

女人的双脚分开,手腕在身体两侧和同向的脚踝,用黑色的长筒在一起,左手腕与左脚踝,右脚踝位置则是黑紧紧拘束在一起的右手手腕。

脚上没有高跟鞋,黑包裹的嫩脚,紧紧绷直,足尖诱人的指向前方,女人的黑丝也无法并拢,因为手腕脚踝的黑,多出的部分被向上拉起,依靠弹力拉长后,与车后排两侧的低端把手在一起,女人不得不分开双脚,若自己不用力向下拉扯黑,自己的双腿都要被大角度地拉直高高伸向两侧!

她无法说话,因为红色的塞口球封住了她的小嘴,口球两侧的圆孔,穿过了一条肉色长筒,当做拘束的带子,勒住女主播的俏脸,在脑后打结系紧。

「怎么样,在车里呆几个钟头,就这么光着身子,还能看到外面来来往往的人,是不是很刺激,很有快感。

连跳蛋都没电了,想我了吧,给你换了电池,让你继续爽!」小马手里握着一个跳蛋的电源开关,顺着白色的电源线,一直到了董卿分开双腿后露出的上。

而且,从董卿的两瓣间伸出来的,不单有一根白色电线,另外还有一根粉色和一根蓝色的线,董卿的内竟然塞入了三颗跳蛋。

手脚分开,手脚在一起的女主播董卿,坐在红色宝马后排车座许久,此时已是香汗淋漓,被用的黑色长筒绑住的双脚,向两侧张开吊着,随着身体的颤抖不住地摇晃着,黑包裹的玉足也软绵无力地耷拉着,董卿微张媚眼,眼神婆娑,嗯嗯呜呜的轻声着,显然已经累得虚脱,口球撑开的小嘴流淌着口水,显得无比的狼狈,又楚楚可怜,更有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没了电,跳蛋不动了,是不是感到空虚不满足,经过我的改良,你的性欲如此旺盛,不要着急,让我来满足你。

这里还有备用电池呢,小日本的东西确实一分钱一分货,一节五号电池就能让跳蛋不断振动四个小时,真的是非常强力。

董卿此时迷离中清醒过来,看到小马换电池的动作,却是呜呜呜地叫个不停,之前几个小时,内的三个跳蛋发疯地振动已经让自己不断地,几乎要死过去。

此时只剩下半条命了,再让跳蛋蹂躏几个小时,感觉自己都要断气了!董卿用尽全身的力气,颤抖着身体,随着嘴里呜呜呜的叫声,黑包裹的嫩脚在束缚下也来回地挣扎扭动,却换不来一丝一毫的怜悯,小马淫邪地笑着,为三个跳蛋都换好了电池,接着一次按动电源开关。

「呜呜呜……呜呜呜……」董卿瞪大了眼睛,呜呜地声音更加的剧烈,黑色吊带包裹的,因为手脚在一起变得弯曲,又被的黑吊向两侧,此时性器传来剧烈的刺激,原本酸软的黑也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随着跳蛋的刺激,前后左右不住地扭动着。

黑色包裹的一双嫩脚,分开在身体两侧,受到剧烈的刺激后用力地绷直,足尖直直地冲着下方,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看着性欲刺激下美妙的女体,小马抚摸着董卿黑丝玉足,享受着滑腻的触觉,捏着不停颤抖的嫩脚,看着从女主播的性器一股股的淫液涌出,感到无比快意。

「谁能想到,中央台大名鼎鼎的女主持人董卿,这样的大美女,被在自己的汽车内,只穿着的黑色吊带,塞进了三颗跳蛋,被男人玩弄着黑丝小脚,还不住地流着,你看,你看!被男人调教的那么开心,居然都了,被搞到了!」

董卿的身体一阵阵剧烈的颤抖,双腿想要并拢却在的下不得不保持开脚分腿的羞耻姿态,子宫在时一阵阵的痉挛,导致泄身不住地喷出阴精,在如此屈辱的姿势下竟然达到了,董卿心中不住地悲哀,好在自己不像陈蓓蓓和秦方那样刚被,接受了数年的调教,董卿对于被强制性,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屈辱悲哀,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在呜呜呜地中,不住地安慰自己,自己的成功依靠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如今被男人如此的玩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能认命,以此来换取更大的成功,也就心安了。

一番思想斗争,自我安慰后,董卿喘着粗气,虽然一阵阵的虚脱,倒也感觉到一丝丝的轻松,她知道,小马在看到自己泄身后,会感到满足,就要把自己带回去继续调教。

也许,我真的是变成了不知羞耻的奴隶,董卿心里想着,任由小马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捏弄着自己的黑丝玉足,在跳蛋不眠不休地刺激性器下,闭着眼睛,屈辱地享受着调教的快感。

想到一夜送货,也是足够疲乏,便让董卿继续被着身子,享受跳蛋,小马迅速驾驶董卿自己的座驾,红色宝马离开了停车场。

一辆红色宝马行驶在路上,早起的市民不曾想到,未来几天,央视的综艺节目出现了久违的女主播,而这个女主播,此时就坐在后排,赤身,仅有的黑色吊带包裹着,还是手脚被在一起,开脚保持M字形态。

紧密的嗡嗡嗡声音,正从这位女主播私密的性器传来,白色、粉色、蓝色三根电线从女主播的间露出来,上面沾满了晶莹的液体……

董卿看着窗外北京的清晨,宝马刚刚经过自己居住的高档小区,不由得心中一阵悲哀,老B和小马都说自己即将离开接受调教的小院,但是未来却充满了未知,充满了令她羞耻恐惧的未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