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 硕大埋进甬道不停律动

全身肌肤透着一抹嫣红,不久前的激烈刺激让杏儿身体中的血液仍然滚烫着,寝室内的空气瀰漫着杏儿汗水与蜜液混杂挥发的气味,地面散落着点点晶莹与垫子、枕头,无不提醒着杏儿刚刚那一切羞人的事情。

杏儿一蹲下才想起来拟真跟跳蛋还在自己的里,因为刚刚的惊吓一时间的忽略了这两个玩具的存在。

粗长的假三分之二还露在外面,这么一蹲下底端擦过左小腿,顺着湿润滑嫩的膣道又顶进了深处。

一时间猝不及防,传来的刺激感让杏儿身体一麻,整个人就往后倒去一的坐在了地板之上,假被地面一顶,猛底更冲了进去,杏儿甚至感觉到假的把跳蛋顶得突破了膣道的尽头,一半的跳蛋卡进了子宫颈之中。

本来就才刚完不久的杏儿,被这样强烈的一击,冲的脑袋一阵晕眩恍惚,翻着白眼张大了嘴巴,口水都控制不住地从嘴角流了下来。

像是从子宫身处被人电击了一般,强烈的酥麻感让杏儿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彷彿又要达到一样,身体颤抖了起来。

那是被猛然一顶,撕裂了的痛感,杏儿甚至感觉比当初被的时候还要来的疼痛,搞不好大姨妈来了都不会痛成这样,又酥又麻又疼。

过了一段时间痛感稍为的减退了些,杏儿才伸手往过去,开始把没进里的假缓缓地拉出来。

搓伤的地方似乎在膣道中间附近,所以杏儿的动作很轻巧,不敢太快,因为光是现在这种缓慢的速度,杏儿就已经感觉到又痛又酸。

『今天也太倒楣了吧?自渎一下都不行?不不,都是门外的那个男生害的,不然好好地在寝室我那会这样。

』这样想着,杏儿的俏脸不由得冷了起来,但童颜上的冷意,却只会让旁人以为是小女孩在耍小性子一般。

拖着逐渐退去粉色的娇媚身体,站了起来,雪白的大腿紧紧夹着,但痛感与跳蛋的震动让杏儿不由自主地磨蹭着两腿的根部,希望能以此来减轻一点不适感,忍耐着,杏儿把身子靠在门后。

不是刚刚的人?微微抬头,眼前是一个比刚刚那个粗框眼镜男长得还高的男生,猛然一见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但迷茫的脑袋夹杂着怒火,一时间想不起来。

男生的五官清秀带着剑眉隐露出一股飒爽之气,修饰乾净的黑色短发,棕色眼瞳透着一股笑意,加上180的身高,无不让人默默生出好感。

男生名叫黄睿宇,似乎有很多绰号,可是自己都叫他骗子,现在跟自己一样是21岁大二的年纪,但不仅仅只是在同所大学里的同学关系,黄睿宇这个傢伙还是自己的青梅竹马,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甚至。

最贱的是,他还是自己室友目前的男朋友!虽然杏儿现在没有男朋友,也很享受单身生活所带来的性乐趣,但每次想到眼前的骗子有了自己,却还跟自己同寝的室友交往,心里就会不满起来。

骗子见杏儿满脸不信,嘴角一抽,心里直想『这妮子色心一起就什么都不管了………』往前把手里的资料夹透过门缝地给了杏儿,骗子说。

杏儿把头缩回门后,打开资料夹看了起来,里面写着维修冷气的执行公文,内文是一些时间地点执行人之类的内容。

杏儿看着纸面上的资料,那些都快丢掉的记忆就被捡了回来,自己还真是算好就是要留在宿舍等人来修冷气,只是没料到自己被情欲沖昏了脑袋,这样才想起来。

「喔,那是一年级的学弟,也是义工,本来是来先通知的,但刚刚学弟说这间寝室的女生好像在做运动、有叫声八拉八拉之类的,一听寝室号码我就觉得耳熟,所以我先打发学弟去做其他事情,然后过来看看。

「结果过来一看是你,然后再仔细看一看,我就知道你这哪是在做普通的运动,根本就是在执行羞羞运动。

「要不要放我进去?学弟那边准备工作还要一点时间,我们可以趁现在做点更深入的事情,会比你自己一个人弄还要来得愉快哦!难得我可以进女生宿舍来,机会难得啊。

其实杏儿只是想让骗子帮幸儿收拾一下东西,然后让骗子看看内是不是伤得严重,嗯嗯,后面的当成福利?

杏儿背对着窗口,一手环胸,挤压着两团肥大雪白软肉,玉嫩的手臂掩着两点诱人的粉色凸起,另一手绕过紧緻起伏的小腹,越过腹下的丘陵,无瑕的手掌张着青葱般的手指,覆盖着最让男人心系的三角地,虽然掩盖了大部分的私密地带,但仍然无法阻止一些调皮的黑色枝叶从指缝、从手掌边,俏皮地冒出头来。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口,斜射进来,落在杏儿玉白透晰的肌肤上,一幅沐浴着光辉的裸身玉美人的画面就这样映在眼前。

骗子黄睿宇,心头一震,只觉得一时间彷彿来到了一个圣地,眼前羞怯的玉人,仿若无瑕的圣女一般,美得好想让人肆意玩弄,好想在这个美人身上尽情驰骋,然后身下就猛地一紧,口水直冒不由得一直吞嚥起来。

杏儿看着骗子喉咙不停滚动,跨下的小骗子把帐篷顶得老高老高的,眼睛微瞇的得意一笑,哼哼,本小姐还是非常有魅力的。

「你是想害我吧?」骗子苦笑着捡起最近的假,看着假上的晶莹光泽,窝靠、窝靠,不行不行,要冷静。

骗子把地上散落的瓶子之类的小东西放回盒内,头也没抬的递给杏儿,然后就把枕头夹在腋下,然后卷起垫子。

这才抬头要把东西递给杏儿,眼前就印入垫起来的小巧脚趾、精緻的小脚与雪嫩的玉腿,再往上看是一条艳红点缀着一个红色珍珠的肉色花瓣,再来就是那带着点点水珠的黑色密林,然后是线条优美的丘壑小腹,一直到胸上那令人窒息的巨大乳房,高耸处的两粒嫣红俏立着并切隐隐透着一丝莹亮,接着是光滑洁净的腋下,再延伸上去是脖子婀娜的曲线以及杏儿漂亮的脸蛋。

杏儿现在正两只手抬着刚刚的盒子,要把盒子放入桌子上面的第三层架子之上,但因为身高只是刚好沟得到,所以杏儿只好垫着脚尖,因此才出现了这样一幅无防备美女的情景。

骗子把卷好的垫子跟枕头一起放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忽然看到一个粉色像遥控器一般的东西,在四处看看,发现找不到他心里想到的那个可爱玩具,拿近一看上面满是未乾的水渍,轻轻一闻他顿时了解这是甚么了,是杏儿时留下的。

哪那个玩具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在杏儿的里面了吧,骗子看向杏儿那翘挺的,再仔细一看大腿根处的滢滢水渍,骗子只觉得脑门被股热血一冲,感觉火热的小骗子顿时就要爆发出来了,已经无法忍耐的骗子把身下束缚着巨物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杏儿身后。

杏儿正推着盒子,突然一只手从背后环住了杏儿的,另一只手则从另一边绕过准确的覆盖住下身的三角地,接着一个粗大火热的棒状物体透着的布料硬挺挺的挤开了的沟壑之中。

骗子却是不等杏儿说完,就自顾自地,右手轻握住杏儿左胸的乳头,或捏或拉或搓,手指熟练却不伤人地调戏着杏儿保养珍惜的果实,左手也没停下精准的抚到了肉办口,中指、无名指连带着小拇指轻巧地在门口的红色肉摺处滑动,食指则配合着大拇指转揉着那颗嫣红珍珠,而身后粗大的棒子直挺挺地深陷在股办缝中,藉着杏儿紧实的蛋夹着,缓缓的上下挪动,就像是那般,只是这是用。

杏儿竭力的想让自己不要倒下,却又要忍受着骗子上下的玩弄,杏儿自己知道自己是个很敏感的体质,所以对性这方面才没有这么的保守,但现在这样令人羞涩的姿势从以前到现在也是很少有的。

「要等什么?你自己看我还没把手指插进去就接了一水,你其实很期待吧?」骗子把被沾满油滑的手掌举到了杏儿的面前,轻轻地抹在杏儿的脸上。

」杏儿闻着脸上淫液与骗子手掌散发着的气味,脑筋都快打结了,话都没说完,骗子就又开始下一步的进攻。

骗子是个花丛老手,各种的技巧都非常熟练,而且对於杏儿这个多年的老对手,他早已十分清楚杏儿全身上下的带在什么地方。

杏儿的乳头就是其中之一,身怀肥大肉球的杏儿,在情动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胀痛难耐,不经过一番揉捏就不会得到纾解,而纾解过程的揉捏感则会带来无比的情欲快感,一点也不亚於玩弄身下的小。

而其中最最敏感的就是两粒凸起的粉色乳头,骗子早就知道这点所以一下就直接攻入了胸前的要害,打的杏儿芳心大乱,本来还没做完的一些事情都差点直接落下了。

」杏儿本就是个贪恋性欲的女孩,早些时间的情欲本来就没有完全压下,哪经得起男人这样的挑逗玩弄。

胸前搓揉得快感,美得让杏儿身子不住地颤抖,集中精神竭力支撑着姿势不倒,反而加强了对外界感官的强度,就觉得现在所接收到的一切刺激都被放大了好几倍。

杏儿感觉身下更多的被诱发出来,在身下沿着大腿形成了涓涓小溪,顺着脚掌流得一地都是,而胸前尖端的肿胀疼痛,随着骗子的挑弄带来了酥麻快美,好像彷彿有甚么东西要从胀痛处冲击而出。

骗子把头越过杏儿的左肩,然后右手掌成碗状把杏儿的左乳扶着往上一提,乳尖的果实就高高的朝天耸立,接着骗子就含住了肥美的果实。

轻咬舔弄的快感从乳头袭来,幸儿是又气又美,虽然有F罩杯的大胸,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子玩,以往的都只是从正面来,能这样别出心裁的也只有像骗子这种身高的人才能这样子把玩吧。

吸允舔食的刺激,转化成阵阵的电流,杏儿的脑中已渐渐一片空白,只能喘着粗气的在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

随着骗子随着的杏儿的声调,逐渐加重了力道,把自己的嘴当成拔罐瓶,波、波、波的把杏儿的左乳房吸得向上一弹一弹,就像是个装满水的大水球不断的弹跳波动。

而在杏儿身下花瓣出的手指早就已经伸入了两指,不停地在前端肉道处的敏感点刺激着,内的肉摺早已胀大翻动,蠕动着想把手指吸入到更深得地方。

好美、好爽,杏儿现在脑中被快感充满着,已经无法再思考其他东西,突然,随着骗子一下大力的吸咬,杏儿眼前一片刹白。

出声的杏儿,彷彿失禁一般,从蜜穴中喷洒出大量的晶莹,瞬间在脚下地板形成一片水泽,胸口胀痛的乳头也随着溅射出一股股的无色分泌物,溅满了骗子的嘴巴以及杏儿自己的桌子。

过后的杏儿,身体已然不受控制,就往身后的骗子倒去,然而早就从幸儿颤抖的程度掌握到杏儿的他,不慌不忙的扶住杏儿,另一只手则很快速地把盒子推进柜中,一切都犹如计算好的没出半点岔子。

看着怀中娇小妩媚的佳人,那过后的胭脂色佈满肌肤,而脸上盈漫着满足的表情,骗子只觉得一股自豪感油然而起。

骗子虽然用技巧满足了眼前的幸儿,但是身下的小骗子却还没得到满足,胀痛感像是在催促一般,提醒着骗子该换小骗子了。

仍然在余韵后半晕着的杏儿,美得让胯下的巨物生疼不已,空气中瀰漫着的费洛蒙,让整个房间的情欲冉冉升腾。

拉过椅子把让杏儿缓缓坐下,骗子去牛仔裤口袋处拿出钱包,翻出保险套,转身看着瘫软的杏儿,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就缓步迈去。

脱下解放出如同火龙一般赤红的粗大,骗子走到了杏儿面前,以现在的高度差来看刚好在杏儿脸蛋的高度。

用稍微蹲马步的姿势跨在椅子跟杏儿的大腿上方,骗子恶趣味的让刚好悬在了杏儿小巧的红唇附近,光是做出这样的姿态,骗子心中就一阵火热,兴奋不已的马眼处早就不断的留着丝丝白浓的汁液。

骗子很轻巧的的扶着,把送到了杏儿吐着芬芳微张的嘴唇口,像是在涂口红一般,帮杏儿的唇瓣上了一层淡白色的薄膜,然后又顺着唇沿抹起了杏儿的脸颊,如同在作画似的涂涂抹抹着。

在女生的寝室,对着半昏迷的寝室主人,做着这样子的动作,没有一个男人不会兴奋,还没有马上就享用起大餐的骗子,无疑的,已经是非常有定力的了。

感受到脸上似乎有东西在蹭着自己,杏儿好不容易才从失神中醒转过来,一张眼,眼前的火热巨物把杏儿吓得精神都回来了。

杏儿皱着眉用手抹下了脸上的白色浓汁,满满的男性气味,拨了拨到掌心,杏儿伸出香舌一卷一带顺着小嘴,就把掌上的浓汁都吸入了口中,然后还挑逗性看着片子,像猫一样舔着手掌。

「蛤?你大姨妈来了?」骗子一楞动作就停了下来,随即又想到「我刚刚动作这么大也没见你出血啊?」

「所以还没做完的事,是帮你看看有没有受伤?然后涂个药?嗯……还是你要不要我直接送你去看医生?」

杏儿忍着羞怯靠着椅背将两条腿往旁边拉开,瞬间那仍然留着蜜汁的顿时大开,接着杏儿就伸手把手指都并拢在一起成梭形,慢慢地挤开本就不大的洞口。

眼前这样淫糜的景象真的是太少见了,骗子口水都不知道吞了多少口,已经心痒难耐的他,左手抓起越发肿胀的轻微的上下套弄着,就盘坐在地上看着现场美少女自渎的美妙情景。

只见杏儿的把手越吞越深入,口中咛嘤不绝,那表情疼痛中带着酸爽快美,骗子就想像着自己身下的棒子已经顶入了杏儿那肥沃壅塞的肉径之中。

杏儿嘴里吐着淫秽的词语,手下也没闲着勾到了跳蛋的细绳,把跳蛋拉到食指中指之间,利用震动边退边刺激着的肉璧。

「嘿嘿,杏儿我的很强吧,就说了要教训你一顿,啊~好紧好会吸,你看你的根本就被我的迷住了。

杏儿用着求饶的口吻,身体也不自觉的扭动,另一只手就抚上了乳房之上,小手被肥大的胸肉包覆却又被小手揉弄得不断变形跳动。

骗子看得眼红脖子粗,一下站起身,马上窜到杏儿面前,两只手捏住挺立的两团乳肉,往两侧一带猛然把滚烫的顶了进去。

杏儿见粗大的在自己的软肉中,心里是又惊又怕,但也没办法,只好把都让给骗子去玩,空出的手则去摸揉着上肥硕的小肉珠。

骗子却是反而更加大力的,像搓揉麵团一般,带动着乳肉去挤压跨下的,骗子的腰也没停下不断的上下挺动,完全把杏儿的胸肉当成了来使用。

随着眼前的插入抽出,杏儿也配合着同样的律动刺激着,翻撒溅出,杏儿也逐渐感受到一股舒爽跟痛麻,波波的冲击着自己。

骗子其实也已经要到达顶端,於是更加用力的挤压两团乳肉,也更加大力,小腹撞击胸肉都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

彷彿像是真的被插入一般,杏儿随着快感升腾,双腿不自主的伸直,然后一曲夹住骗子的双腿,而骗子则喘着粗气不断地冲击着杏儿的乳房以索取更大的快感。

杏儿身子一阵乱颤,娇喘声也抖了起来,只觉肉径子宫都不断痉挛,随着到来,从深处冲出了股股热流,从花径口激射而出,晶莹的光彩溅满了地板。

骗子也不遑多让,他低吟一声大力顶入乳肉,死死的用手压着乳房把夹得结结实实,而则不止的抖动,那浓郁的男性精华随着的阵阵跳动,一股股的射在了杏儿的乳房之间。

只见两团胸肉因重力拉扯而落下又随着肌肉的力量而弹起,两胸深处的乳白浓汁也随着乱颤不已的胸肉四溅而出,洒落在杏儿的腹部之下,然后却也有一大股浓汁精华是随着肌肤流下,漫过小腹淹没了小巧的肚脐孔,顺着耻丘穿过密林,在一张一合的花瓣口上,形成了道白色小瀑布,迈过嫣红的肉办,与花径中的蜜水汇合,滴落在椅子之上………

再然后缓过来的杏儿让骗子帮着看内是不是很严重,幸好是还好,又是一阵挑逗打闹的涂好了药膏,骗子帮着清理了寝室内的蜜液与精华,然后让杏儿去宿舍的公共浴室洗澡,自己在寝室内招呼学弟来换冷气。

当天晚上室友上课回来,吹着冷气边说着,换了冷气之后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杏儿只能红着脸打着马虎说可能是刚换好,冷媒还没完全发挥之类的话来带过早些时候在这里发生的荒唐事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