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与阿籽姑娘。

如果说年龄,阿籽一定会被算在早恋的行列,可身为90后,大家都心知肚明,有哪几个人不是早恋呢。

那个夏天,阿籽和初恋男友分手了,他们在一起的222天,风平浪静毫无波澜,仿佛在一起两周后就分开了,时间这么长,只是没有说破一直拖着罢了。其实不用仿佛,的确是这样。后来阿籽问我,“人们都说初恋最美好最难忘,那我这一定算不上初恋吧?”

是呀,这份“初恋”极其青涩极其单纯,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我是妈妈你是爸爸,游戏玩完这一页也就过了。应该算不上初恋吧。

某一天的课间十分钟,阿籽苦瓜脸一样的跟我闲聊,“最近忽然有个人加了我QQ,是位刚毕业的学长,整天嚷着要来学校找我,简直莫名其妙,我压根儿都不认识他。”我哈哈大笑,完全没当回事,“可能是刚毕业就思念母校了,但是呢学校纪律严格自己进不来,所以拖个小学妹混进来哈哈”。阿籽撇撇嘴,“但愿如此吧,别是什么不法分子就行”。

那天下午放学,除了我、阿籽,还和另一位姑娘皖恩一起回家。我们照旧在刚出校门后就买了三支不同口味的冰淇淋。是的,阿籽人如其名,她的冰淇淋永远是香芋味儿。

忽然,一个看起来一米八到一米九之间的男子,从路旁边挡到我们面前,打断了我们的笑声。我翻了个白眼,嘀咕着,“谁呀,走路挡道?”

话音未落,这名陌生男子就嬉皮笑脸地对阿籽说“你是阿籽吧,我肯定不会认错人的”。“嗯...我是,你是?”

就这样,我和皖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忽然成了二人行。不过在接收到这位陌生男子的坏笑后,我瞬间记起阿籽之前跟我提到的学长,于是我飞速回到阿籽身边,对她耳语:“有危险随时叫我。”

例如,这个人是谁?他之前见过我吗?他怎么知道我放学走这条街?他想干嘛?不会真的是不法分子吧!

160的小个子和这位180+站在一起,夏天的风混杂着甜甜的香芋味儿,最萌身高差就这样定格在空气里,阿籽小女人的感觉已经无法遮掩了。她的满脑疑惑还没解开,就已经强忍憋笑可爱到不行。

你好,来自不同地方不太性格的人们。这里大二学生,居于山东烟台,爱好多样,涉猎广泛,喜社交,渴望认识各种有趣的灵魂。关注婴幼儿发展,喜欢孩子,加之社会上学前儿童科学教育理念淡泊,故转至学前教育专业。目前知识并不深入,但相信勤能补拙,必将踏实学习,努力在学前领域发展。欢迎大家就育儿理念提出问题或予以建议,必将深思熟虑,求共同进步。喜欢研读心理学、社会学,对中国戏曲、武术兴趣颇浓,平日喜欢摄影并自学剪辑技术,希望遇到志同道合之人传授经验方法。相遇是件很奇妙的事,一旦我们认识,并有幸成为朋友,那么,美丽又撩人心弦的事情可能就发生了。很高兴认识你,祝你好运一生,百事可乐。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