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阴精尽泄求饶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你老公真睡了?」龙申大胆轻揽燕安梦的软腰,文艺女人的腰很令人神往,龙申原本只是送燕安梦到楼下就回家,可到了楼下,龙申改变主意,要上燕安梦家看看,认认门,燕安梦当然同意。

」燕安梦示意文蝶进卧室看一下文士良是否睡了,文蝶马上蹑手蹑脚进主卧,卧室灯光很弱,文蝶凑过去,见文士良闭目睡着,以为他睡着了,就蹑手蹑脚出了客厅,告诉大家父亲睡着了,其实,文士良醒着,他竖起耳朵倾听。

」龙申见燕安梦能干,有心笼络,拍着胸口一点都不含煳:「我说的,这两天就帮你买一套大房子,让你和小蝶住得舒服,安居了才能乐业嘛。

」燕安梦兴奋得连连点头,软软的身子偎依过去,大胸脯轻擦龙申胳膊,龙申立马有反应,他搂紧美人,柔声责怪:「但你以后别乱吓我,我就奇怪了,张剑哪有这豹子胆,敢你。

」龙申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两迭百元大钞递过去:「够了没有,买多几件。燕安梦开心接过:「谢谢龙哥。

」此时的文蝶清凉得很,小热裤和小背心,玉骨冰肌,鼓鼓的,龙申看得心痒难耐,坏笑道:「小蝶,什么药水都不管用,你涂点浪水,龙叔叔就不觉得疼了。

娇羞的文蝶看了一眼母亲的眼神,忽然心领神会,她趿着人字拖来到龙申跟前,盈盈跪了下去,一双小玉手解开了龙申的皮带。

燕安梦这是换衣服去了,她小心翼翼打开衣柜,就在丈夫文士良旁边,轻手轻脚地穿上了黑色,换了一件很的透明睡衣。

待燕安梦离开卧室,文士良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居然忍着剧痛,颤巍巍地下了床,一步一步走到卧室门边,拉开一条小门缝,凝目细看,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脑袋嗡嗡作响,他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他的老婆和女儿,竟然跟两个男人同时,文士良猜得出,这个上了年纪,身体强壮的中年人就是龙学礼的父亲,换句话说,是他女儿男友的父亲。

文士良懵了,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他不得不相信,因为他亲眼所见,令他更加愤怒的是,龙家父子竟然和他文士良的妻女交欢,龙申一会操燕安梦,一会操文蝶;龙学礼也变化着,一会操文蝶,一会操燕安梦,场面太,太气人了。

」身材高大的龙申抓住文蝶的脚踝,把她的双腿打开着高高举起,小腹挺动,大肉柱勐烈,把文蝶的小插得浪液乱溅。

」龙学礼早有这心思,他虽然花心,但小蝶跟了他这么久,多少有点感情,加上小蝶的妈妈这么漂亮,能一箭双鵰,岂不美哉。

」龙申哈哈大笑,有点累了,他一把抱起文蝶转了个身,让文蝶在上面,文蝶正在舒爽中,马上策马扬鞭,把龙申的阳物吞吐得发光发亮。

龙学礼痴迷地抱住燕安梦,一边和燕安梦坐莲式,一边和她温柔接吻,耸动之间目光凝视,自有一番情愫:「我倒想娶燕阿姨做我二奶。

不料卧室门突然大开,脸色苍白的文士良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嘴唇颤抖:「你们……」仓促之下,几个人都大吃一惊。

文蝶一声惊呼,躲进了龙申的怀里,文士良怒道:「小蝶,你过来。出乎文士良意料,文蝶没动,龙申缓过神来,逐渐镇定,他轻抚文蝶的背嵴,澹澹道:「把小蝶的爸爸吵醒了啊。

」燕安梦也冷静了下来,都是人物,心理素质很好,她依然和龙学礼保持坐莲式,已然插着龙学礼的大。

」这话很要命,几乎击中了文士良的软肋,这年头,住大房子是每个人的梦想,特别是像文士良这样的普通的工薪阶层。

龙申放下了心,居然抱着文蝶的小蛮腰,悄悄地挺动起来:「文老师,真抱歉,我们父子跟你妻女很合得来,这是缘份,你看开点,人生路就很宽敞,日子就会过得滋润。

」龙学礼色迷迷道:「我是爱屋及乌,谁叫我喜欢小蝶,就顺带喜欢燕阿姨,燕阿姨下面好紧的,文老师一定用得少,我帮帮文老师,疏通疏通一下燕阿姨的。

」说着,大用力上顶,次次中花心,燕安梦有了感觉,欲火奔涌,也顾不上羞耻,双臂圈着龙学礼的脖子,上下耸动:「啊啊啊,学礼,你要好好顺通阿姨下面,最好天天疏通。

其实,这是燕安梦的报复,她对文士良几乎丧失了感情,她根本不在乎文士良的感受,否则也不会这么夸张。

」一旁的龙学礼却深受刺激,觉得文士良在一旁看着反而更刺激,他淫笑道:「文老师想看就看呗,看了热血沸腾,对身体有好处。

」父子心连心,龙申似乎也觉得刺激,他轻拍文蝶的小,柔声道:「小蝶,你去跟学礼做,我想妈妈。

文士良浑身一颤,急怒攻心,他想过去阻止,可他现在连手无缚鸡之力都算不上,哪有胆量去阻止,眼睁睁地看着龙家父子交换性玩伴。

燕安梦来到龙申面前,分开了,风情万种地跨上龙申的双腿间,美臀落下,一根粗壮的大早已候个正着,轻松地插入了燕安梦的斑斓,大直接尽没,黏液四溢,很下流地交合完毕。

燕安梦妩媚:「阿良,你看好了,学礼爸爸的比你粗很多,他能操我半小时以上,你年轻的时候都比不上人家,我做他的情人一举两得,你能住大房子,我能舒服,何乐不为。

龙学礼不甘当看客,他挺着大来到燕安梦身边:「燕阿姨,含一下。燕安梦手起掌落,抓住了龙学礼的命根子,撸了几下,在文士良的注视下,将大肉柱缓缓吃进小嘴里,那一瞬间,燕安梦亢奋地瞄向文士良,她吞吐着,吮吸着,唾液如丝,娇躯耸动,得难以形容。

文士良只有愤怒,愤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娇妻的嘴里和都插入了男人的性器官,这又是多么新奇,文士良瞪大了眼睛,呼吸渐渐急促,他意外发现自己勃起了,自从被乔元打了之后,他一直没勃起过,这会竟然勃起了,勃起得厉害,文士良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龙家父子看向文蝶,都瞬间硬上加硬,因为文蝶穿上了黑色和黑色乳罩,脚上的拖鞋换成了银色高跟鞋,啊,她的美色暴涨,她的又与她母亲不同。

这时,龙学礼强烈要求插入,龙申很默契地拔出大,让燕安梦跪上沙发,对着龙学礼,自己的大插入燕安梦的小嘴,龙学礼则插入燕安梦的,父子俩一前一后同时,龙申腾出双手,玩捏燕安梦的双乳,龙学礼亢奋道:「文叔叔有见过这种操法吗,燕阿姨好像很喜欢这个招式,我要好好,我要把射进去,文叔叔,你看好了。

」「唔唔……」燕安梦疯狂吞吐着,唾液垂滴,她的纤腰扭动得很厉害,龙学礼也得很厉害,啪啪乱响,如此力道十足的很容易,一般情侣不喜欢,既累也不过瘾,只有强烈渴望的人才会这么激烈,燕安梦忽然吐出了嘴里的大,双手抓住龙申的手臂,浑身娇颤不已,嘴里尖叫:「学礼,用力,用力操阿姨,喔喔喔,用力呀……」龙学礼当然用力,如雷霆万钧之势,激烈的摩擦给予了燕安梦极度快感,她了,爱液横流,迷离着瘫倒在地上。

龙学礼意外没射,他如饿狼般抓住文蝶,龙家父子没有重複奸淫燕安梦的姿势,而是让文蝶仰躺在沙发,他们父子一起骑上文蝶的身体,龙申插入文蝶的小,龙学礼则用大插入文蝶的乳罩,再用手挤压她双乳摩擦大,年轻人爱玩,文蝶浪笑着举起黑丝夹住了龙申的粗腰,三人一起耸动,惬意入髓。

※※※天空才有点儿鱼肚白,利君兰就醒了,她像条小泥鳅般滑下床,滑出香闺,滑到乔元的房门前,推了推门,门推开了。

不过,乔元警醒,哪怕他昨晚跟胡媚娴学习看玉到了凌晨两点,他依然警醒,视力所及,原来是利君兰,他随即放松了戒备,心生促狭,便假装熟睡,看看鬼鬼祟祟的利君兰想干什么。

少女怀春,利君兰还能想什么,她做了一晚上的春梦,换了两次,睡都睡不好,如今早早醒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梦境变成现实。

爱郎就在眼前,利君兰凝目细看,咯吱一笑,就爬上了床,轻轻地,慢慢地接近乔元,躺了下去,与爱郎并卧,幸福感油然而生,如果上学前跟爱郎搞一次,那就太幸福。

利君兰有些娇羞,却不着急,一向矜持骄傲的大校花又怎会急色,这不是利君兰的性格,她侧身凝视乔元,眼神灵动,手托香腮,喃喃说:「好奇怪?,我怎么会喜欢你,你不帅,不高,又不读书,我怎么会喜欢你,难道真的是因为你大么,不对呀,没跟你之前,我好像就喜欢你了。

」假睡的乔元心花怒放,心想一定是那次打了市长的儿子后,利君兰就开始喜欢他乔元了,不止利君兰,学校里不少女孩都因那事喜欢上乔元,可惜乔元早早被开除,要不然,他会有很多女生追,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被开除,就不会去洗脚,就不会有之后发生的事,人啊,得此失彼,好事未必是好事,坏事也未必全是坏事。

见乔元依然熟睡,利君兰有些迫不及待,她小裤裤里湿了:「还不醒吗,再不醒,我就玩你的了。

」说玩就玩,剥下乔元的短裤,藉着朦胧的晨光,利君兰拿起了一支粗大的水管,呼吸紊乱:「好粗?。

利君兰骑了上去,捣弄了几下,小吃住大水管,徐徐套入,娇躯颤抖,脚趾头发麻,彷彿所有的血液都流向了阴部,又彷彿这支大水管支起了利君兰的身体。

」乔元差点就射了,刚想反击利君兰的调戏,房门推开了,一条人影迅疾而入,乔元一惊,凝目细看,来人竟然是他乔元的女神利君芙。

」利君兰轻轻耸动,粗大的水管顶压她的子宫,她丝毫不惧,起落之间,大水管摩擦她那刚开垦没多久的,好舒服。

利君芙严肃警告二姐姐:「利君兰,你太过份了,人家在睡觉,你不经过人家同意就插进去,那是喔。

」利君兰不依,白了一眼过去:「就,关你什么事,快走开。利君芙看了看熟睡的乔元,着急道:「他马上就醒了,你快下来。

」利君兰哪里肯听,不但不下来,还加速耸动,里的大水管密集冲顶利君兰的娇嫩子宫,把利君兰爽得分不清东西南北,嘴上的越来越大声:「啊啊啊……」乔元偷着乐,寻思着再坚持一会就无法坚持了,利君兰的本来就很窄,再如此密集吞吐下去,乔元也抵抗不住。

正在这时,门儿又被推开了,又飘进一人,这人还能是谁,乔元知道,他的准老婆利君竹来了,只听一声嗲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利君芙双手叉腰,瞪圆了大眼睛:「利君竹,利君兰,你们别把我惹火了,阿元其实……其实最喜欢的人是我,我真的出手,你们没机会喔。

」利君竹忍不住咯咯娇笑:「一大早,你就逗姐姐开心,你也不想想,你这么矮,我和君兰身材这么好,阿元怎么可能最喜欢你,偶然喜欢你还差不多。说着,利君竹跳下床,拧亮灯,把一条如玉如藕的搁在床上:「看见了没,姐姐我的腿儿多长,又直又长,人人都说,女人美不美看大腿。

」耸动中的利君兰咯咯娇笑,乐得如风中杨柳,左摇右摆,她竟然做出高难度动作,在不脱离大水管插穴的情况下也伸出了一条极美长腿炫耀。

不得不承认,就腿而言,两位姐姐的优势确实明显,利君芙深受打击,她很不服气:「我开始长高了,我也会有。

」大姐姐利君竹终于不耐烦:「走开啦,等你有了再来争姐夫嘛。利君兰也奚落么妹:「君芙,姐姐说得对,你不要再啰啰嗦嗦,妨碍我。乔元实在无法眼珠子看着利君芙被欺负,他睁开眼,诚恳道:「你们三个,我都喜欢。

」没想乔元这番面面讨好的话把利君芙激怒了,她大吼:「我不喜欢你。吼完,蹬蹬蹬离开了乔元的房间,回自个香闺去了。

乔元正爽着,不希望停止,眼瞧利君兰娇媚可爱,肌肤胜雪,他笑嘻嘻地一拉一扯,将拉到怀里,又是亲嘴,又是乱摸,还乘机脱掉利君兰的小背心,双臂抱紧光熘熘的嫩滑娇躯,一阵报复性,把利君兰插得汁液四溅,娇吟绕耳。

站在床边的利君竹看得酥麻,浑身发热,羞急道:「阿元,你和君兰先弄着,我去刷牙洗脸,马上就来。

静静的卧室里只剩下乔元和利君兰,他们温柔缠绵,乔元有心点拨指正:「君兰,我教你,你下面很紧的,两条腿不需要再夹,稍微放开点,放松点,动起来会更舒服的,也不会太累。

」利君兰慧智,根据乔元的教导改进了动作姿势和要领,两人顿时水融,欢快,彼此性器官密集摩擦之下,利君兰渐渐放浪:「啊啊啊,阿元,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乔元笑嘻嘻道:「具体时间忘记了,肯定是上初中一年纪的时候,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你好漂亮,是我第一个暗恋女生哦。

」乔元勐亲利君兰的小嘴,下身温柔顶插:「没办法,谁叫你们三个长得这么好看,男同学都喜欢你们,都暗恋你们,我只是其中一个,你们是学校里的大校花,好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也来我们学校看你们。

」原以为这话能刺激乔元,让乔元吃醋,哪知乔元没这么小气,他知道有好多同学写情信给利家三姐妹,一声傻笑,乔元也袒露了心底里的秘密:「我也想写给你。

乔元立马加速,大水管勐烈攻击小,利君兰虽有防范,但大水管发威,还是很可怕的,利君兰娇吟:「啊啊啊……阿元,你温柔点嘛。

」利君兰给乔元皱了皱了小巧鼻,秀发如瀑,一下倾泻在乔元的脸上,他瞪着娇媚动人的利君兰,柔声道:「说的也是,但你这么喊我,总觉得刺耳。利君兰芳心大震,她第一次感受到乔元的温柔,眼神温柔,语气温柔,动作温柔,连磨子宫的东西也温柔,不由得爱火交织,情动漫漫,嗲声道:「那,那我以后温柔点喊,绝不刺耳,阿元,哥哥,老公,嗯嗯嗯……」乔元的眼睛湿润了,浑身热血澎湃:「君兰,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你一定要做我老婆。

」利君兰无限娇羞,小耸动得激烈:「阿元,我,我,我要。乔元握住两只滚动的大,嘴里大讚:「动作好棒哦,比利君竹操得棒。说完,两嘴儿突然相吸,热烈吻起来,床儿颤抖,一阵「唔唔」过,利君兰勐地乱扭小蛮腰,秀发飞散:「阿元,我好舒服。

」够及时的了,利君兰一泻千里之际,大姐姐利君竹冲了进来,欢快地爬:「到我了,到我了,阿元,你别射哦。

胡媚娴不但给乔元买了豪车,还给乔元买了将近三十万的衣服,鞋子,皮带,新款手机,以及腕表,把王希蓉吓得不轻,乔元倒是坦然笑纳,因为他知道准岳母超级有钱,几十万算个屁而已。

出门前,对衣着有非凡品味的胡媚娴还给乔元整理一下头发,此时的乔元必须用丰神俊朗来形容,光他身上的衣服就价值好几万。

利君芙脸儿发烫,芳心暗许,只是嘴上不愿发表意见而已,她的两位姐姐就不吝讚美之词了:「矮油,阿元其实也蛮帅的嘛。

送了利家三姐妹去学校,乔元向燕安梦请了一个上午的假,有诸多事要办,乔元不得已,这是他第一次请假,还在床上的燕安梦满口答应。

乔元又给吕孜蕾打去电话,恰好,吕孜蕾雷厉风行,已经帮乔元找好了一套地段不错的全新精装修大房子,用来交换赵倩倩在西门巷的破房。

乔元随即开车去接赵倩倩,一同去看大房子,这一看之下,赵倩倩都不想走了,乞求着乔元无论如何她都愿意拿西门巷的破房换。

乔元也觉得太值了,他替赵倩倩开心,柔声道:「换了也好,我就不用买房子给阿姨了,到时候,我给阿姨一百万买傢俱,家电,你和丹丹好好过日子,房契什么的,你自己拿好,不要给孙叔叔拿。

乔元载着赵倩倩回了她家住的出租屋,刚好有一众还住在西门巷的三姑六婆,七叔八公来孙家窜门,一见乔元这般光鲜,再看楼下的法拉利,众人都眼晕了。

「大家等会可以跟赵阿姨一起看她的新房子,随时可以入住的,赵阿姨已经有钥匙了,房契手续迟些也会交给赵阿姨,我们乔家在西门巷从来没坑骗过人,你们相信我的话,我会让人来跟你们具体谈,是真正的大公司收购你们的房子,我是帮这家公司打工。

也有不笑的,脸色凝重:「倩倩,我们去看你的新房子,马上去好不好。赵倩倩满口答应:「行,我带你们去。

乔元好机灵,马上从裤袋里拿出一迭钱递给孙丹丹的父亲孙浩:「你们自己打车去,我车小,就不管接送了,这是打车的钱,剩下的,孙叔叔就代我请各位叔叔婶婶吃个饭,喝个茶,你们边吃边聊,我安排人跟你谈判。

乔元趁热打铁,中气十足道:「反正,我乔元绝不会让叔叔婶婶吃亏。有人惊歎:「,阿元,你啥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这么会办事了,哎哟,你有女朋友了吗。

刚换好,就有人想插队找乔元洗脚,会所客服一查不是VIP会员,就拒绝了,没想到,那人直接找乔元,乔元一看,很意外,不是一人,是两人,一位是大舅哥利灿,另一位是大舅嫂冼曼丽。

利灿似乎心不在焉,看了好几次手錶:「请客没问题,不过,我临时有些急事,要请你改天了,我带你嫂子来洗脚,要排队么。

利灿歎道:「我说等你下班回家后,在家里洗,她听咱妈说在家里没气氛,非要来这里给你洗,我刚好有些急事不能陪她,把她搁在这了,你好好照顾她。

」乔元又瞄了一眼冼曼丽:「利灿哥放心,我开个贵宾房给曼丽姐,她洗完脚了,完了,可以在里面休息,我看曼丽姐有点困的样子,她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乔元讪笑,客气说应该的,虽然他和冼曼丽有过肉体关系,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的冼曼丽是顾客,如今的冼曼丽是大舅嫂,关系不一样了。

上了温水木桶,献上了菊花茶,服务生全数退离,贵宾2号里就剩下了乔元和冼曼丽,她裙子够短,似乎不想换服,就把双足放入了木桶,冼曼丽的玉足还是属于上乘的,乔元赶紧细心洗搓。

」冼曼丽越想越气,目光冰冷:「好厉害嘛,一个洗脚的,鲤鱼跳龙门,做了利家的乘龙快婿,你妈妈又做了利家的二夫人,以后利家的家产都改姓乔了。乔元不笨,听出了火药味,他机智道:「曼丽姐,我什么都不懂,我和我妈妈绝不会争什么财产,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乔元绝不让你为难。

冼曼丽蹙眉:「你不乱说出去就行,如果利灿真有怀疑,我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你也一口咬定没这会事,知道吗。

冼曼丽见乔元漫不经心,心里懊恼,脱口而出:「你不能随便敷衍我,我跟你说,龙申已经很不满你娶了利君竹。

」乔元那是大吃一惊,他有做好准备,一旦龙家父子知道他娶了利家的女儿,乔元马上停止工作,因为他知道龙家父子的秘密,龙家父子不会轻易放过他乔元。

」冼曼丽怒气冲冲,也没否认:「是不是我告诉他的重要吗,龙学礼要跟我们家提亲的,你全部都霸佔完了,人家还怎么提亲。

」乔元这下更吃惊,冷汗直流,他即刻做了最坏的打算:「曼丽姐,你是不是还告诉龙学礼和龙老闆,我喜欢利君兰。

」乔元虽然还不明白冼曼丽和龙家父子的关系,但乔元看得出冼曼丽帮龙家说话,而利兆麟夫妇是要收拾龙家父子的,这说明,利兆麟夫妇对冼曼丽隐瞒很多事情。

乔元越想越心惊,想弄清冼曼丽到底和龙家是什么关系,于是,他狡猾地祭出了杀手镧:「曼丽姐,你要不要换服。

」冼曼丽确实累了,昨天跟龙家父子大战一场,消耗很大体力,昨晚喝酒唱K到深夜,没有回利娴庄,就在莱特大酒店住了一晚。

期间,利灿又搞了两次,冼曼丽累得不行,本想睡个够,不想利灿早早叫冼曼丽起床喝茶,喝了茶,吃了东西,又说是去洗脚,可到了『足以放心』会所,利灿说有事走了,搞得冼曼丽无所适从,心情很不好。

此时给乔元洗了几下脚,全身放松,经乔元这么一问,冼曼丽决定换上服,让乔元,好睡一觉。

服是短款的,白色,很,如同稍宽的束胸,冼曼丽是极品女人,极品美女穿短款的服很吸引人。

乔元有了强烈反应,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他不动声色地给冼曼丽捏脚,隐蔽的挑逗手段层出不穷,不到十分钟,冼曼丽就处于极度敏感状态,乔元发现,这种状态下,不用直接触摸敏感部位,就是光触碰手臂,脸颊等普通部位,也能达到挑逗效果。

冼曼丽:「啊,好舒服,阿元,我不是反对你喜欢谁,而是想告诉你,做人要适可而止,你总不能同时娶两个老婆,三个老婆。

」乔元默默点头,脸带微笑,轻轻一揉冼曼丽的胳膊,她敏感地:「啊。乔元继续,很镇定地揉捏。

」冼曼丽在扭动身体,她的雪白肌肤泛着光泽,鼓鼓的大胸脯有股欲火需要释放,她曲了,然后并拢夹住,这样就能不露痕迹地摩擦阴部,不曾想,她越夹越兴奋,实在难忍了,不停。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anpus.com